首页 网络传销 “杜鹃出行链”“挖矿机”骗局非法集资3.1亿 8名被告人被公诉

“杜鹃出行链”“挖矿机”骗局非法集资3.1亿 8名被告人被公诉

区块链、数字货币、航空、电商、矿机,一个个光鲜亮丽的词语让无数人为之疯狂,投资者们将自己多年积攒的血汗钱换成一台台“挖矿机”,怀揣着金光闪闪的梦想,却又亲眼…

区块链、数字货币、航空、电商、矿机,一个个光鲜亮丽的词语让无数人为之疯狂,投资者们将自己多年积攒的血汗钱换成一台台“挖矿机”,怀揣着金光闪闪的梦想,却又亲眼看着它化为泡影……近日,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被告人周行等8人提起公诉。

“杜鹃出行链”骗局非法集资3.1亿 8名被告人被提起公诉

“杜鹃出行链”布下骗局

周兰和周行是一对姐弟。周行毕业后来到上海打拼,2005年创立了杜鹃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后对姐姐说:“你来我的公司工作吧。”于是,周兰从一名销售人员摇身一变成为航空服务公司副总经理。

这家公司主要从事机票、高铁票、酒店订票的销售,而到了2014年,公司率先开发了一个叫“一键登机”的APP,客户可以在软件上订票,大大减少了人力物力支出,使得公司能够赚取更多差价。周行又将目光放至机场服务,他与全国100多个机场进行合作,派出服务团队给客户提供服务,包括代理办理登机、快速通道、电动车接送等。

周行陆续成立了杜鹃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杜鹃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最鼎盛的时期,他一人手中便拥有8家公司。

为了扩大经营产业链,周行于2018年初找到专业软件开发人员刘立国,研发了一款“杜鹃出行链”APP。为宣传,周行组织了大型宣讲会,募集大批“投资者”(多为45岁以上中老年)参加,他描述这款“杜鹃出行链”的优势:“这是我们集团所打造的去中心化的实体消费应用平台,通过这款软件就可以对接所有的航空公司服务以及其他战略伙伴旗下的资源,‘杜鹃链’还具有消费智能合约资产配置等种种功能,是一种交易上的新渠道,是一款可以媲美支付宝、微信的软件!”

在座的“投资人”们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很快就被吸引,纷纷下载充值。仅是2018年6月至12月,周行等人便通过“杜鹃出行链”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5亿元。

在大肆敛财之后,周行却着手将名下几家公司法人身份转移给自己的合伙人杜文辉,而周行却在背后仍然掌握着公司的实际运营,杜文辉最终沦为他的傀儡。

“杜鹃出行链”骗局非法集资3.1亿 8名被告人被提起公诉

资金链断裂后疯狂集资

软件运营和人力物力消耗成本使周行的公司很快入不敷出,他想起2018年4月认识的费涛。费涛是一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监外执行对象,但周行被费涛所描述的区块链投资、虚拟货币所吸引,两人很快达成合作。周行提供平台,以他多家公司为基石,将“杜鹃出行链”中的一项子功能“计步器”交由刘立国开发成一款独立软件,名为“挖矿机”,并宣称杜鹃集团推出一全新虚拟货币“杜鹃花”,即将在国际认可的境外VVBTC交易所上市。

费涛负责包装推广,他成立“杜鹃商学院”,前往北京、江苏泰兴、江苏溧阳、湖北孝感、云南文山等地进行巡回宣讲,每月开展一场,每次吸引“投资人”千余名。

两人看似惺惺相惜,但实际也互留一手,费涛带来了亲信唐荣军,专职在杜鹃集团内部成为费涛的眼线。费涛还将陆斌安插在周兰手下与其共同操作收链、买链。周行则要求周兰将她老公的侄子陈小超吸收进来,负责杜鹃出行链的后台交易,牢牢控制住费涛的资金开支。

每到一处,他们都在当地租下豪华星级酒店,安排迎宾、礼仪、主持、表演、颁奖等一系列流程,甚至专门编写了主题歌曲《杜鹃之歌》,现场传销氛围浓郁,配合上周行等人的轮番煽风点火,“投资人”们纷纷掏出家底。

所谓的“挖矿机”,宣称能充值和积攒走路步数获得“杜鹃花”,换取“杜鹃币”,每日升值,可随时转卖给公司,确保不会亏损,与炒作比特币、狗狗币随时都要盯盘且耗电量巨大相比更方便还省电。实际上“杜鹃币”的市值都是由周行等人暗箱操作。就这样,一部安装了软件的仅价值千元的杂牌手机,被卖出5-20万元天价。

随后,周行称杜鹃花交易平台封锁,仅能购买但暂时不可卖出,封锁期间,他们在后台进行操作,使得“杜鹃币”的价格从发行价的1元一份不断上涨至近20元一份。大批中老年“投资人”情绪高涨,通过卖车、卖房、刷信用卡、借款等方式追加投资。

案发后,公安机关定罪时,原本将“牡丹出行链”部分和“挖矿机”部分都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移送审查起诉,后检察官王胜经调查核实,发现所谓“海外上市”“每日升值”均为杜撰捏造,周行等人故意骗取被害人钱财,检察机关变更罪名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

“杜鹃出行链”骗局非法集资3.1亿 8名被告人被提起公诉

投资人血本无归

当最后一波“韭菜”入市,周行等人开始收网。2019年8月初,“杜鹃币”突然开始跳水,然而买币的人却依然无法进行交易转卖。截至2019年8月30日,“杜鹃币”跌至每份人民币0.01元!

此时,杜鹃公司总部已人去楼空,2019年初,周行等人就开始卷走大量资金并挥霍无度,周行曾将1100万余元转至名下公司内使用,费涛将650万余元转至个人名下,2019年1月,陆斌从掌握的资金链中取出440万元交给费涛,2019年4月,唐荣军取现500万元,随后下落不明。

由于周行等人在出逃之前将所有设备内的数据全部清空,公安机关一度无法取证,只能以前来报案的300余人软件内所示金额6000万余元为准,检察官了解其中情况后,立刻与公安召开联席会议,指导本案定性取证,会同审计人员对审计口径进行研判,认为本案涉案金额应当以周行等人实际控制的数家公司对公账户为审计对象,指导并协调审计人员进行调取账户流水并重新审计,最终追加本案涉案金额至1亿5535万和1亿6064万余元,总计为3.1亿元,成功固定证据。

公安机关随即将周行等人上网追逃,2020年5月10日,于江苏省抓获唐荣军;5月11日,于广东省抓获刘立国,于福建省抓获陈小超;5月14日,于江苏省抓获费涛;5月18日,杜文辉自首;5月29日,于上海抓获陆斌;7月13日,周兰自首,她的女儿于当年6月刚参加完高考;8月19日,周行自首。

看着一批又一批受害者,检察官王胜主动扣押被告人杜文辉人民币10万元退赃款,并通过提审了解到被告人费涛为追求享乐,曾用赃款购置了一辆价值约150万元的奔驰迈巴赫车辆,他立即要求将车辆扣押,力求最大限度挽回被害人损失。截至2021年6月30日,累计追赃挽损150万余元。另外,王胜在8名主犯到案后,又对杜鹃集团各地市场部工作人员做出追诉处理,目前已发出5份追捕追诉书,对24名全国各地市场人员做出追诉。

为了让被害人更近距离看到自身利益得到维护,在本案庭审时,王胜还邀请了7名被害人代表出庭参与,系青浦区检察院首例非吸被害人同意出庭案件。

庭审过程异常艰难,检察官王胜与辩护人律师展开唇枪舌战,连续2日庭审至深夜,最终以大量视频、记录所组成的、无法推诿的如山铁证将被告人定罪。(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晨报记者 佟继萍 通讯员 王擅文

[此文来源:新闻晨报,版权说明:以上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

免责声明: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反传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