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传销曝光 亲身经历骗入传销的过程,写出来给大家看

亲身经历骗入传销的过程,写出来给大家看

    以下是我一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结合我自己的经历讲述下河北省沧州的一个卖净水机的传销组织。说实话其实揭露这些自己也是有些压力的,而且很多人出去都不…

    以下是我一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结合我自己的经历讲述下河北省沧州的一个卖净水机的传销组织。说实话其实揭露这些自己也是有些压力的,而且很多人出去都不说因为自己骗了朋友去会特别内疚,但我实在是想说出来为了不让更多人受骗。

    我老家在河南,大专毕业后在老家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决定去北京闯闯,因为对化妆行业很感兴趣就决定去北京学化妆,学了几个月觉得自己技术可以了,就想在外面找活,于是我把简历发到赶集网和58同城等网站,眼看着培训班就要结业了,还没找到活我很着急。

    正在我着急时,有个电话响起,说河北高碑店有个会展需要化妆师,为期半个月,一天费用是五百,而且当天就结账,说就是给礼仪化妆并不是特别累。然后说住在公司提供的酒店,包食宿。我一听觉得报酬还可以就应了下来,问哪天,那边说后天,我一听这么快,但是由于迫切想赚钱,毕竟在北京生活压力大,缺钱啊,就动身了。

    那天挺冷的,对方声称是一个负责人在高碑店火车站等我,我在当天下午准时到了,接洽我的是一男一女,那个女的很热情说自己是活动的化妆师,那个男的也做自我介绍说是一个活动策划人。他们说活动那边正在搭台不着急去住处,要带我出去逛街,于是带我去了高碑店的一个大卖场,他们也不买东西,就是带我转,聊些乱七八糟的,比如经历,家庭,这边有没有朋友,其实后来才知道这都是在套话。不知不觉到傍晚,我请他们吃了个晚饭,因为觉得还用着人家就我请了,回头想想太扯淡了。后来跟着他们走到高碑店一个街道,拐进一个胡同里,七拐八拐就说到了。

    那是一个小四合院,进去两人还按了门铃,里面似乎很神秘地还探头往外看了下,然后进去了,到了一个房子,怎么都觉得不对劲,一进门,那两人不见了,迎来了另外的两人,特别热情,那种热情真是想不到的,他们问我坐车累不累,等等,让我坐在一个大床铺边上,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女寝,聊了有一个小时吧,他们突然问我是不是个冲动的人,我说不是,他们说会展没了,让我考察个行业,当时我头就快炸了,但是考虑到他们人肯定多我没太冲动,但想试试就推了下门,门外站着两个壮汉,都是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这下我想完了。。。

    于是我就蒙了,就答应了下来,留住命要紧吧,于是他们就带我去认识几个朋友,去了另一间屋子,一推门我看到八九个年轻人坐在大床铺上,眼神呆滞,我想完了,被软禁了。他们让我把兜里东西都掏出来,说要看看有没有带刀具怕伤了兄弟。都掏出来了,他们把钱数了数几十块,还有卡,还问我卡里多少钱,就还给我了,说就是看看有没有刀具,我当时想的是真虚伪拿就拿走呗,还假惺惺。我的化妆箱也打开看了遍。很心疼那个化妆箱,我花了几千呢。

    接下来他们说让我考察个行业,不会不放我走,考察明白就可以走,或者选择留下,我根本都不信,就想当时就走,于是很郁闷,当时给我陪了个师傅,一个小伙子嘴边叨叨说个不停,很想抽他,我说考察什么也不告诉我,还让我学会为人处事,让我不许说脏话,不许这个不许那个,就允许老实地做大床铺上,还必须盘腿。

    周围的人都围城一圈,这是必须的,里面有人说话,都是说的传销相关的,当然他们说的都是叫行业,顶多叫直销。说是卖什么净水机的,说就是来看看,手机不在身上只是公司保管,怕没看明白就报警或让家里担心,因为半路那个人说手机欠费借我手机打电话就没还给我直到进了这门。我知道这下完了我。这辈子都出不去了。

    我低着头不爱看这些人叨叨,起初觉得他们挺可怜。后来觉得都是些疯子,嘴巴叨叨个不停,还说什么口才好,都是些傻B一样。这个传销是卖净水机的,和很多传销一样,分成很多寝室,也就是很多不同的窝点,每个寝室有一个寝室领导,两个寝室主任,吃饭的时候,寝室领导和寝室主任坐大长桌子两头,小喽啰们做长边,吃饭还有人讲菜,也就是故事,还加料,就是笑话,都是讲些道理给新人听,比如什么坚持啦,不甘平庸之类的道理。寝室领导出席还得新人去叫门。

    吃得都是些馒头,土豆,天天吃这个啊,不带重样的,喝米汤,天天吃这些,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还说吃这些为了学会吃苦,艰苦创业,我去了,这还成理由了,其实就是传销组织为了节省成本,比较这个传销几百号人呢,继续说我的故事。

    去的前两天没明白咋回事,分不清是啥地方,当时就想到我的亲人,想了很多,回想了很多事情,觉得有种要离开人世的感觉,旁边不时有人来开导,他们讲他们被骗的经历,但都不是很伤心,有人喝药的,有人撞墙的,说来的时候什么样都有,可现在咋不走了,肯定是被迫的吧。有人看着肯定。肯定出不去了。想到最坏的卖肾都想过,就这样过了近三天。

    一直很抑郁,做游戏也不跟着做,那都是什么两只小蜜蜂,还有个电动俯卧撑的游戏很恶心,两男的做出FUCK的动作,还有个野蛮女友,女的扇男的大嘴巴子,还有个霸王别姬,男的抱着女的,叫虞姬 叫鸡鸡 我来了,然后那女的开始喷口水,围圈的喷一圈。还有 哎不说了。

    还有人讲课,一部分一部分的讲,开始就讲一半,开始是三个卖货方式,说这是个群体的卖货方式,不是走街串巷的卖货方式,再就是讲公司的好处,制度,加入方式。好处是什么无风险无压力,有保障不在职,人帮人,海内外旅游奖,制度是出局制,由客户到高级客户,到经销商,到经理,到总经理,里面有句话叫我是个小小的毛毛虫总有一天会变成美丽的蝴蝶,飞呀飞到总经理的宝座。 就是说你不发展有人帮你发展等等,说这个香港宏升科技环保有限公司不同于天津天狮,成功率百分之百,其实都是扯谈。加入一段时间的人或者明白人其实都是在昧着良心骗新人的。

    在第六天的时候我快崩溃了,特别是精神上,每天洗脑怎么有二十次吧各种说服,说化妆没前途,说父母需要你挣钱证明自己,说你需要成功,说传统行业太累。寝室领导说,老乡说,各种说。还带我去过另外一个寝室,那天我觉得自己竟然还能出门,是一男一女夹着我走的,我特想跑,但想想既然能出来就能走,再说几千的化妆箱还在屋里,现在回头想想就是拼命也往外跑,可见当时精神已经恍惚了。都失去斗志了快。[!–empirenews.page–]

    一套产品的价格是4388,号称加入一套就可以在一年后收入29.4万。当时打死我都不信,到了第七天我实在扛不住了,而且那天说给寝室人发工资,拿了一个鞋盒子,里面装了些钱,不知道多少,那个寝室领导说这是寝室所有人的工资都在里面,然后拿出一打出来,我看了下确实是真币,当时其实一点心情也没有,发现这个传销是赚钱的,可昧良心的钱可不能赚啊,

    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我度日如年,生不如死,最后我问了句不让我朋友加入行不,他们说,这个行业是帮助人的,你让你朋友加入就是在帮他,不加的话,我们的人可帮你发展,你一样可以成功。我知道最着急的是我上面的人,我加入了他就有好处了,可以帮他发展,当时我崩溃的不行,就答应加入,成为了一名老板,钱了跟父母要的,说是包活动缺两万,现在想想真对不起爹妈,当时在神情恍惚之下,竟然发现这里的人很仗义,很有理想,竟然萌生了试试看的看法。

    加入那天,我知道老板会获得更多自由,不会有人看着,但也不是绝对自由,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大床铺上坐着,上厕所不用有人看着。

    我对传销竟然有了好奇,写到这里我自己都想扇我自己,太二的想法,或许好多人都是这么走上很多不好的道路吧,传销是有大课堂的,这个香港宏升也不例外,在高碑店一个农贸市场旁边,上面就是大课堂,坐着五六十号人,坐着马扎,台上寝室领导讲话,有人下去讲课,下面的人来上去做自我介绍,有研究生,有大专生,天南海北的,还有个海南的姑娘,下去讲个笑话什么的。说是打通人脉。

    就这样我在里面混日子,看到别人发展下线,约来朋友,我一点都不嫉妒,觉得要是我朋友来那样不理解的话,我死的心都有了。觉得他们真的是中毒太深了。我也不知道寝室领导看中我哪点,就是没说放我走,传销很怕消极,所谓消极就是郁闷,消沉,不作为,因为消极整个传销发展就没有劲头。

    里面还有一个说法就是网上经理,老总的各种事迹,说什么穿名牌,报喜鸟西服,金鸟金扣,说到了经理就可以月薪好几万,赶上那次有个经理开舞会,那个经理是山东的叫葛龙,那次总经理也下来了叫李磊,还有个经理叫丰雪,是个女的,还有个叫刘艳丽也是个女的,穿得确实不错,当时精神恍惚的我认为这些人确实很有钱。但后来我对传销认知度高了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传销里面的人都靠悟,说这个行业很神秘,走到最好才知道咋回事,有一次我听一个加入比我时间长的人在跟另一个说等你知道得多了就不一定会坚持住,当时我感觉是,原来坚持不住还能走啊,就想再看看,这是什么变态的想法啊。

  打牌,玩游戏,讲课,去大课堂,吃饭。睡觉。就这些事,天天如此,馒头土豆,有人邀约朋友,也就是骗朋友,我遇到过新人来了,不知道啥滋味,觉得有自己的影子,有的加入的,有跳墙的,有跳出去被抓回来的,反正各种挣扎,内心里真为他们也为自己感到不幸,但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他们说警察都不抓他们,我在想这警察这么不作为呢。串通好了?

    日子一天天过,我一个下线都没有,寝室领导开始找我谈话,说这样可不行啊云云,给我压力,说人家谁谁来了几个朋友了都,还让我规划市场,规划市场就是把朋友名单列出来,找出能骗来的进行邀约,可这些是我朋友啊,让他们遭这罪,以后还咋做人,于是在邀约这块我一塌糊涂。

    做传销的人会躲到厕所里邀约朋友比较安静,因为屋子里太吵,高明的邀约会找几个人配合,比如故意制造嘈杂,或者假装同事在身边。

    这里人们见了都握手,称兄道弟,这是规矩,每天九点睡觉,早上七点起床,早上起来做手语,唱歌,手语里有感恩的心这首歌,也算变相洗脑吧。

    说到这里的人,各种人,除了被套了,想赚钱,想升经理,和别人没区别,在外界看来就是被洗脑了,其实他们只是被套了,也是被逼的,有个赚钱的欲望在指引着变成被洗脑的非正常人类。

    有的人命运本来就很悲惨,有单亲的,有没有工作的,有父母刚离婚的,有失业的,有失恋的,有之前进过传销的,也有本来还不错的,我不想说出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是无辜的吧,因为在传销半年或者再长到一年内好多传销的实质东西并不了解,一直处于被骗状态,因此决定他们是无辜的。所以就不说他们名字,真心可怜他们,也可怜自己。

    和里面的人在一起一段日子,其实会谈很多一些比如经历什么的,也会遇到感觉比较投缘的人,遇到比较漂亮的女孩,但这是传销,毕竟是帮想钱的疯子,不是外边。

    见过警察来光顾,肯定是扰民了,警察来竟然看看就走了,就是骂了骂人,把人都叫走了,我当时很无语,这是警察么,竟然纵容,我很紧张,但觉得警察是和他们串通好的,竟然没站出去。

    说到我的离开,其实是我意料之中的,因为我一开始不认同传销,有悖于良心,所以根本没什么动力,加上我没邀约到朋友,后来我和寝室领导说了,要走。

    其实也是发现身边有的人不在了,这个组织开始一百多号人,发展很快,没多久就两百了快,但还是有人消失的,我知道他们不会是死在这了,肯定是离开了,加上身边有人离开的。

    寝室领导听说我要走,还说让我坚持下就会成功,说团队发展这么好等等,后来我还是坚持要走,那阵我又跟刚考察这个行业一样,觉得他们又开始给我洗脑了,但这次我麻木了,一点感觉也没有,因为知道了很多事情,就是这个传销里常说的 ,知道的多死的快,在这里要混的话,其实根本不是一年或者几个月那么短,会更长,至于多长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一点这条道我不能走。

    看着那么多人蒙在鼓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有的人因为叫了朋友来,自己还不好意思走,这真是作孽啊,有的人估计把朋友都得罪光了,还有人父母知道了哭天喊地的让回去,自己还硬撑着,或者还觉得这是个发财的地方。

    一个多周过去了,我被寝室领导洗脑好几次,因为小喽啰洗不了我了,我这几天就是消极,甚至跟几个身边的人说这个行业就是违法的,是昧良心的,也不赚钱,还说呆的话怎么得呆三年,这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后来寝室领导觉得我确实不利于组织,终于在我挣扎了许多天后,那天我看到我许久不见的化妆箱,还有我的身份证,我被送离了那里。离开的时候,我很想里面的人也一起离开,可是我知道我能力有限,因为当时对警察很无语就没报警,又当了北漂,整理了下心情。[!–empirenews.page–]

    有段时间还和里面的比较投缘的人保持联系,这是传销比较避讳的,后来这些人也陆续离开的传销,得知后来传销组织搬家到沧州了,葛龙经理换了名字叫张军张经理,李磊还叫李磊,搬到沧州后发展得很大,有分成了两个组织,天啊,他们竟然还得势了。有没有天理了。

    现在分享下我遇到的寝室领导、主任名字,李磊总经理(山东菏泽)、葛龙经理化名张军(山东泰安)、赵宁经理(山东泰安)、李海尚经理(山东济宁)、丰雪经理(山东泰安)、刘艳丽(河南)、孙少煌大导(东北)、张晶晶张导(吉林) 、李建华团队大导(吉林)、张艳(山东德州)、连江波(山西大同)、吕燕婷(河北邯郸)、郑树坤(河南焦作)、梁昌福(江西九江)、周亚斌(河南周口)、杨东亮(甘肃陇南)、邱洪强、林雪(广东韶关)还有。。。能记得这么多了还有石家庄的寝室领导带个眼睛,眼珠子乱转,还是个大学生,叫陈什么 忘了。还有个叫殷建佳的湖南佬,还有个叫陈庆明的辽宁人。这些所谓的领导明知故犯的大有人在,好多根本不值得同情,不值得可怜。

    另外这个传销组织已经改了名字叫香港兴茂科技环保有限公司,而且河北很多地方都有类似这样的组织。

    说到传销赚钱,那么这个钱被谁赚走了,其实不是被这些小喽啰,也不是被主任,也不是被寝室领导,当然寝室领导能赚几个小钱,甚至不是被经理,而是被老总一个人中饱私囊,而这些有些做到寝室领导或许也未必知情吧,这是笔者后来了解到了,因为当时还没这悟性。总经理一个人拿走大头,也就是你个人上了十万的产品,(其实根本没产品),老总一个人拿大头,剩下的被很多人分,真正的经理到手的也就两三千工资,但是他们包装的很好,到时候开舞会的时候下来忽然人,其实说经理都出去潇洒去了,其实经理就住在传销窝点不远十公里以内的地方,也是租的民房,天天提心吊胆地怕警察,怕组织出事。得熬到老总,但是老总轻易不会出局,因为谁不愿意钱都装自己腰包,这时有人就会考虑自己带着自己的下属分网,自己成老总分出去钱进自己包,而不是一层一层交上去,也有人会考虑把老总挤走,让老总退居二线,可无论是哪个方法都不容易,最后谁也不知道这张网会出啥情况。

    熬多久,只有天知道,没准熬着熬着就进去了呢。

    警察不是不管,一是到寝室这些人不构成犯法标准,领导才是犯罪,二是,地方政府养着这些人也抓收入。但还是很多组织的领导都进去了,有是别人举报的,有是自己人陷害的。怎么也判刑吧,到时候不管多辛苦的钱,都得供出去,自己坐牢是肯定的。

    其实人真的别为了钱什么都不顾,就比如这传销,何尝不是利用了人的欲望。记住,天上永远没有掉馅饼的事。

免责声明: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反传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