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反传销书 我的传销经历,网友亲自整理出来的笔记(一)

我的传销经历,网友亲自整理出来的笔记(一)

    写东西真的很累,简简单单的十几天经历竟然花费了我两个月的时间,感谢我的朋友们给了我写下去的动力,感谢大家的好奇心以及你们对我的关心。   &n…

    写东西真的很累,简简单单的十几天经历竟然花费了我两个月的时间,感谢我的朋友们给了我写下去的动力,感谢大家的好奇心以及你们对我的关心。

    由于战线拉的太长,导致有些叙事顺序有点混乱,不过不影响大家的阅读,整篇文章基本上是用叙事来表现的,写的比较杂,事无巨细一一包揽,只为了真实完整的将那段经历表现出来。

    最后说一句:传销是害人的东西,只要你踏进去,你就会失去很多用钱买不回来的东西,我的亲身经历就能告诉你什么是传销,不要再上当了。
传销窝点图片
我的传销经历,网友亲自整理出来的笔记(网络图片)

再前言:

    从传销窝点跑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人身安全没有了威胁,但是心理上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散开,每当周围安静下来的时候,那首《出人头地》的旋律就会像幽灵一样浸进我心中,叫我感到万分难受。周围的朋友们都很关心我,有自己朋友曾经经历过传销的人就安慰我化财消灾,多个教训,也有不理解的朋友纳闷:你怎么会相信传销?更有不知所谓者笑话我丢人现眼。对这些人我强忍着怒火不让自己发作,不能让别人的无知成为自己生气的理由。为了让大家具体的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于是我决定将我那十多天的经历写下来,让他们知道为什么我陷入传销窝点,为什么我会跑,为什么我叫我亲人不恨我那兄弟。相信大家看了之后就会明白的。同时让我的朋友们多了解些这个行业,以后多个防备,多个心眼。我尽量保证经历的具体性真实性,力求大家给一个客观真实的评价,这也是对我兄弟的负责,他没有必要在以后的日子里活在自责悔恨中,可能他现在只是不解和怨恨,也可能他现在正沉浸在通往成功的喜悦中,但我们都知道,那天迟早会到来的。

 

    大可(化名):我高中最好的一个兄弟,一直保持亲密友好关系10年。高中毕业后外出打工,工作一直不得意,今年年初做了短暂时间的仓管后离职至福建泉州,跟我说遇到高中一个同学开厂,他负责管理后勤。待遇和社会地位比起以前有天壤之别,这事一直都被我津津乐道,当成现实生活中偶遇贵人一飞冲天的样板。国庆前一个月一直邀请我过去那边工作,待遇丰厚,被我婉言拒绝,后来说公司组织去海南旅游,能带一人同去,在左右权衡几天之后决定去玩几天,由于一直都有保持联系,所以没有怀疑。出门前有朋友好心提醒我小心被传销,我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是我最好的一个兄弟,如果他都骗我了,那我就去死了算了。

 

    事实证明他骗了我,而我到现在也还没有死。

 

  第一天:

  经过15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在早上7点我终于到了福建泉州,快到了泉州我才知道大可上班的地方不在市区,而是在惠安这个小县城,对于这种临阵换枪的行为我深表担忧,然而带着对第二天海南旅游的向往,我心情十分愉快,也没有管他在大城市还是小县城了。反正就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可以去海南了,长这么大还没有旅游过,想不到现在竟碰到了这么好的事情,真是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他可是我多年来的好兄弟,我十分信任他,他的头上掉了馅饼,我拣了块渣。

  不爽的是我到了县城的小车站后,大可迟迟不现身。发短信来说是公司有事情没有处理完,他叫我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自己先到处转悠转悠,他估计一个多小时就到。也好,反正没事做,我就趁这个机会观察下这个小县城。然而这旮旯地方没有吸引我的地方,到处灰蒙蒙的,虽说是沿海,但是人们穿着普遍寒酸,每跨出一步都有多个“摩的”像蝗虫围过来问你是否要坐车,这让我想起了我们家乡那些摩托车手们,他们总是将车超在你前面,然后挡着你的去路,像一名热情的营业员向你推荐他的货物。这叫我感到很不爽,感觉就像走来一个人,把手指头插你鼻孔里跟你抠鼻屎,虽然有时候你真的很想抠,但别人跟你抠的话就有种被**了的感觉。于是我在不断的骚扰下欣赏完了车站百米内范围的风景,结果也没有出乎我意料:失望。当然了这些并没有太多的影响我的心情,毕竟跟大可很久没有见面了,确实挺想念的,风景永远都是为人准备的,有了好心情,一切都是美景。

  我在风中等了差不多快三个小时,大可才带着抱歉赶来,身边多了个小女子,此女子打扮比较清新,带着个黑边眼镜,看起来颇有21世纪的知识女性的味道。大可介绍此女子为公司财务经理的妹子,叫甘贤。不过很巧我听成了干涎,这立即叫我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大可解释到她名字叫甘咸,又甜又咸。这女子性格脾气也好,于是我们在说说笑笑中聊起来。这时候大可看我带的包包,于是打电话叫别人来帮我把包包拿去他的住所放起来,我心里肃然起敬,真厉害啊,几天不见都有属下了。于是乎我对大可的敬仰有于滔滔江水起来。由于一天的长途颠簸,我感觉有点小困,提出去他的住处休息去。可他说刚来这边休息干嘛,说带我去市区转转,去爬山拜佛。爬山对我等出生在江汉平原的孩子有致命的杀伤力,于是我欣然同意了。

  哦,差点忘了,在爬山之前我们要做的是先吃饭。基于大可先前跟我阐述过他在这边成就的事业,我对他的钱包是充满了信心,所以我早上只吃了一碗水饺,半空着肚子等着他请我中午吃大餐的。那女子甘贤也在旁边附和着,说她早上也只吃了一点,准备大可请我们吃大餐的。我们带着一丝兴奋聊着,让大可介绍哪里的好吃。走着聊着,我们来到了山脚下,大可介绍到平时都是中午坐车来这块地方吃饭的。我又是一阵羡慕,亲娘啊,吃饭还专门坐车来,真实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哪知道,走了几步就到了一家快餐店,对,就是快餐店,我一阵心寒,之前所有的欣喜之情顿时烟消云散。我心想算了,走那么久也饿了,随便吃点算了吧。当时我就有点怀疑了,因为从他们吃那快餐的高兴劲和双眼透露的满足感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很久没有好吃的东西了,我吃了一多半的时候吃不下了,甘贤问我为什么不吃了,我说不好吃,吃不下了。一荤两素,外加清水汤。比公司食堂差远了。那女子大吃一惊,用我看起来比较夸张的表情大呼:这还不好吃啊?这么好吃的东西!只叫我一阵纳闷和怀疑:怎么说都是公司管理层以及管理层家属,怎么感觉就像亚非拉没有脱贫的兄弟们。当然了,这都是在后来发生那么多事之后的马后炮。当时只是有点纳闷,并没有怀疑多少东西。

  吃完饭之后就爬山,一路上那女子感觉很多话要找人倾诉,尤其喜欢问我问题,从山脚到半山腰的路程,她已经将我以及往上三代问了个遍。她不是那种连环炮式的发问,而是润物细无声,不动声色的就知道了关于我的很多资料。

  有时候她把我问烦了,我就会表示强烈的方案和谴责,然而她表现出来的热情叫我没有什么理由去拒绝,伸手不打笑脸人呢,我怎么能对一个对我如此感兴趣如此友好热情的人动粗呢?那甘姓女青年在这种情况下将我的一些基本资料已经全部掌握了,在聊天中我也知道了一些她的信息,不过后来证明我掌握的信息都是假的,除了她的姓名。

  爬山就少不了拜庙,然后就是烧香,远眺,很抱歉我现在无法写出当时的那种畅快欣愉的感觉,我现在看当时我心情愉快的和大可的合影,心里就会涌起一丝苦涩,可能那种场景不会再发生了。客观来讲,那座名为科山的小山还是比较美,从山顶可以将整个城市一览无遗,各种充满宗教神秘感和古代中华文化气息的石雕微妙绝伦,中国南方独有的人文气质一下子就能将人吸引住,使人沉浸在其中。我们在山上聊着天,我聊着我的工作,我的女朋友,我的父母,我们高中发生的一些趣事,一下子我们的距离拉的很近,仿佛又回到了那段少年不知愁滋味的高中年代。

  天快黑的时候我们准备下山,那女子还是有很多话要说,问我的理想啊,远大抱负啊。我当时心里就在想:别跟哥谈理想,哥戒了。我心中的不快很快表现在脸上,然后表现我嘴上,我说了句:神经病。这女子也不生气,没心没肺的笑呵呵,这使得我刚刚仅有的一丝负罪感荡然无存。在山上的时候大可说他手机没电了,公司有要紧事务要处理,于是我义不容辞的把手机给他了,到山脚的时候大可说甘女子的哥哥在家做好了饭菜等着我们回去吃饭,我也没有多想,终于可以回去吃饭了。整个故事才刚刚开始。

  他们带着我东弯西拐的来到了一栋居民楼,7楼。很有点破。我问为什么不租个好点的房子住,他们说便宜嘛,住那么好的干嘛。楼道很黑,我小心翼翼的爬着楼梯,生怕摔倒了。大可已经开始不怎么讲话了,但是我没有意识到。

  一进门,我就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太熟悉的感觉了,整个客厅空荡荡的,在厅角摞着十来个小塑料板凳,很有传销的味道。我大四做销售的时候经历过这种场景,也是空荡荡的房子,排成队的塑料板凳。屋子里有十来个人,有在打牌的,有下象棋的,大可介绍这些人都是他们公司的员工,国庆节在他家玩呢。一看到我来了,大家显得特别热情,帅哥帅哥叫个不停,跟你递板凳的,倒水的,有来跟我按摩的。我受宠若惊,直小鸡啄米的谢谢着。有两个女性朋友嘴巴像抹蜜似的甜,从我的头一直夸到脚,这使得我分外警惕,我虽然长得是那么回事,但是也心知肚明啊,这么夸着我难道想图我钱和色相。我摸了下我荷包,还好没有钱,就200块,有我兄弟在嘛,想劫我财也要问问我们同意不同意。至于色嘛,嘿嘿,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哦。

  在很多热情的群众强烈要求下,我不情愿的坐下来跟他们下几局象棋。虽然我很多年没有下了,但是对手的棋艺显然不高,被我连连下败,那两个女性朋友就在我旁边不停的说话,又将我祖宗十八代问了个遍,这叫我很烦了,我开始朝那个最热心的粉丝吼了几声,她显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一双无辜的眼睛充满了委屈,不过她马上由委屈切换到高兴模式,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并努力用她的声音填满我的耳朵。我算是无计可施了,向大可发出了求救,我还一直傻傻的认为这些都是他下属,在这里玩着呢。哪知道大可没有怎么理会我,也没有怎么用眼睛看我,我就只有忍受那女子的吵闹继续下棋,

  下了半天我就奇怪了,怎么还不吃饭,结果这时候那些人都很整齐的用带喜悦的声音说就看你想不想吃饭了。我说想吃了啊,这时候他们一阵哄抢,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高兴的冲向厨房,端出了三大盆菜。这叫我是真的大吃一斤,我还没有见过哪家用脸盆装菜的,心中虽然很不爽,但是看在兄弟面子上我也就入乡随俗了。大伙们显然饭量都很大,都是用家里盛汤的那种汤碗吃饭,我是见过世面的人,因为在家我也是用那么大的碗吃饭,但是叫我惊奇的是那几位女性朋友都是用大汤碗吃饭,这点叫我自叹弗如,特别是那位非常热情的女粉丝,人还没有一米五,那碗都快跟她脑袋一般大小了。吃的菜有两个,香菇和土豆丝,外加一锅萝卜鸡汤。他们一边吃一边发出夸张的啧啧声,直夸饭菜好香好好吃。我心里想这是些什么菜啊,还好吃呢。但是我是客,客随主便,也不好说什么的,只是心中的疑虑越来越重,我感觉这里不是大可说的地方,这里是传销组织。很不幸,我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我吃了两大碗,撑的坐不下了,当然心里疑虑也越来越重,完全没有心情坐着了。我跟大可说叫他把我手机给我,大可说等会,现在还在充电。我等了一会儿,心里越来越不安,于是向阳台走去想让自己舒缓一下心情,这时我发现无论我走到哪里身边总是有一人跟着我,然后净问一些废话,问我吃饱了没有啊,会不会打牌啊,好不好玩啊。没话找话,我懒得理他,我叫他把手机还给我,他还是不给,叫我坐一会。我火了,声音提高了很多,我说现在就把手机给我。大可看我发火了,就走过来跟我摊牌了,他说其实他没有做之前说的后勤主管,而是在考察一个新兴的行业。我一听,完了,真被我猜中了,我说这是传销。他显得很激动,说你先不要这么说,难道你兄弟我没有听说过传销吗,难道你兄弟我会害你。这时候一群精壮的汉子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说起来:跟你兄弟看看这行业嘛,你兄弟怎么会害你呢。我想了想,现在想跑出去是不可能的,门口肯定有重兵把守,再加上看到大可那诚恳外加哀求的眼神,我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我说你把手机给我,我跟我女朋友发个消息报平安后马上就还给你们。他们把我手机拿了过来,我当时怀着很沉重的心情跟丫头发了几个字:我到了,我很好,不用担心,手机没电了,晚安。我希望她能从我不同平日的语气中察觉点什么。进狼窝了,心情很沉重,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呢?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发完短信后,我就不想把手机还给他们。凭什么我的手机要给你们拿着,凭什么啊。这时一个带头大哥说话了:我们呢,拿着你手机呢,是不想呢,你乱发短信,你乱发短信了呢,你家人就会担心呢,那样你就没有心思跟你兄弟看清楚这个行业了呢。我心想:F,老子才不想看什么行业呢,老子来这里是去海南旅游呢,谁他妈跟你看什么狗屁行业啊。心有所想,身有所行,我开始烦躁不安起来,径直朝门口走去。这时那些汉子们像苍蝇一样围过来,把门抵住,大声叫嚣着:这地方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他们上来夺我手机的时候我也有跟他们反抗,他们没有得逞,但是语气越来越坚定,我一看形式不对,看样子今天不交出手机是不行了的,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找了个台阶:算了,看在我兄弟的份上,我相信我兄弟,就把手机给你们吧。

  从我把手机交到他们手中的那一秒开始,逃狱的计划就我脑子中酝酿起来。

  然后就没有什么事做了,他们都坐在小塑料板凳上,不知所谓的聊着天,聊的什么内容我没有注意去听,我感到很不安。大可没有跟我讲话,也没有看我。我知道他不好意思面对我的,我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说我很困了,然后他们就招呼我洗脸洗脚。在我意料中,传销组织都有人洗脸洗脚的,所以我没有太吃惊,不过知道归知道,别人跟我洗脚还是第一次,除了我爸妈外。推开房门,地上一长排地铺,也没有出乎意料,相当符合传销窝点的特性。确实是很累了,我没有脱衣服裤子,钱包紧紧的用手捂着,我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着,我制定着各种逃跑的计划,推论着各种机会的可行性。带着紧张,害怕,不解,郁闷,愤怒,伴随着旁边汉子如雷的鼾声,磨牙声,慢慢的我迷迷糊糊的进入了睡梦中,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个夜晚。

免责声明: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反传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