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南派传销 一年挣1040万:小伙误入传销陷阱,3美女强行献身竟被拒绝……

一年挣1040万:小伙误入传销陷阱,3美女强行献身竟被拒绝……

大学的某天,我接到高中班花的电话,问我过得怎么样。 我高中时追过班花,不过她那时候看不上我。 我以为她找我借钱,没想到她说:“我这有个大项目,一年能赚1040万,你来一…

大学的某天,我接到高中班花的电话,问我过得怎么样。

我高中时追过班花,不过她那时候看不上我。

我以为她找我借钱,没想到她说:“我这有个大项目,一年能赚1040万,你来一起干吗?”

我当时全部心思都在想着这个“干”到底是哪一种意思……不论真假,佳人有约,我肯定不推辞。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买了机票,飞到了班花所在的A市。

我在A市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李小胖,他是个土豪,打魔兽的时候认识的,关系很不错,但线下没见过。

我先去找李小胖大吃大喝了一顿,他问了我的来意,我说了班花的事,没想到他告诉我:这个能赚1040万的路子,很大可能是南派传销,又叫1040阳光工程。

这东西对社会影响很大,有几十年历史了,国家禁止不了,因为贪婪的人实在太多。

而且南派传销只洗脑不禁锢人生自由,只要你信了他们的理念,你就像是工具人一样,给他们挣钱,并且不择手段。

李小胖这么一说,我反而放心了,至少我大概知道了班花的目的,总比我瞎猜来得好。

告别了李小胖,第二天我坐地铁,转两辆公交,又走了十分钟,终于到了目的地。

小区在郊区,很偏僻,但是很新,类似于卫星城的感觉。

我到的时候是中午12点,天气很热,但小区出入的人不少。

班花在小区门口接我,我大概有4年没见到她,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在人群中性感又耀眼。

她在喷泉前跟我招手,我走上去,笑着道:“好久不见啊~班花美女。”

一年挣1040万:小伙误入传销陷阱,3美女强行献身竟被拒绝……

她捂着嘴道:“什么班花,你还是叫我糖糖吧。”

糖糖,这应该是她的小名。

“好嘞~糖糖大美女,你叫我来,有何指教?”

她笑了笑,没正面回复我:“之后你就知道了,你路上这么久,饿不饿?”

美人的关心,我全然接下,我捂着肚子道:“当然了,我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糖糖很自然地牵着我的手,道:“走吧,跟我回家,饭都做的差不多了。”

我有些得意地感受着她手指的细腻,有些惊讶,她咋忽然对我这么主动了,而且听她的意思,她这不仅买房了,还会做饭?

我问她:“你是在这买房了?”

“不是啦!海哥,是组织分配的房子,里面还有其他姐妹呢。”

她说的什么“组织”我全不在意,注意力全在她说的“其他姐妹”上了……

我跟着她往小区里面走,路过喷泉的时候,她忽然问我:“海哥,你看这个喷泉有5个孔诶!你想过为什么吗?”

我没多想地回:“这我哪能知道…设计师设计的呗。”

这还没完,后面我们路过台阶的时候,她又提醒我小区的这些台阶有5级,路边的树总是3棵3棵的种着……

我在心里默默想着:这姑娘莫不是有什么大病,怎么说些玄乎其玄的东西。

我跟着她进了一栋楼,左拐右拐地上了电梯,然后进了6楼的一个房间。

客厅很是敞亮,房间一打开,我就看到一个小姐姐穿着很清凉地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呀!糖糖你回来了?”

那个小姐姐扎着马尾辫,戴着眼镜,看起来还挺斯文的。

“嗯嗯,青姐,这个就是我朋友。”糖糖介绍着我。

我挠了挠头,对那个青姐道;“青姐好,我叫方海。”

这时候,厨房里有人将门打开,一个长得有点成熟风,前凸后翘的,身材非常好的女生用脚推开门:“菜做好啦~糖糖赶紧进来端菜。”

她左手端着一碗红烧肉,右手端着一碗豆角,看起来冷冷地,对我勉强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不好意思哈,做的比较匆忙,大家将就一下。”她笑着说道。

“怎么会,兰姐你做饭最好吃了。”糖糖和青姐附和着。

桌子上摆满了菜,荤素搭配齐全,还有一个特地煮好的汤。

“这么一大桌,已经是大餐了!”我说道。

我们坐在桌旁,糖糖不知从冰箱哪里拿出一瓶啤酒递给我:“海哥今天第一次来,我们一起喝一杯!”

我的肚子空空如也,不过还是陪着三位美女喝了一大杯啤酒,然后开始干饭。

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我随口问道:“糖糖,你们是,在这里打工吗?”

糖糖夹起了一根豆角放我碗里,道:“不是打工,我不是在电话里跟你说了,我们是在参加项目。”

我假装不懂问道:“这个项目到底是什么鬼?”

糖糖道:“海哥,你别急,明天让青姐和兰姐给你上上课,你就啥都明白了。”

我心想,美女上课,那能是正经课吗?

我低头吃饭,偷偷地看着桌子边的三位美女,心想现在的传销套路我是真捉摸不透啊。

本着打草不惊蛇的原则,我什么都没再说。

吃完饭,我们就在客厅看电视,我不是那种自来熟的人,跟糖糖她们稍微谈了一下才知道,这个房子是“组织”分的,每人每月只要400块租金。

正好我来,剩下的那个房间就归我了。

一年挣1040万:小伙误入传销陷阱,3美女强行献身竟被拒绝……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7点半,糖糖就“咚咚咚”地敲起了我的房门。

“这么早?我们又不是要上班。”我睡眼朦胧地问她。

“海哥你太懒啦,组织上的时间表都是定死的,快起来吃早餐吧,我做好了。”

吃完了早餐,她七拐八拐,带我到另一栋楼,电梯上了十几层才停下,我跟着他进了一间房子,开始了这天的“听课”之旅。

接待我的是兰姐,她今天穿着一件淡黄色长裙,颇为优雅知性。

兰姐把我们引到客厅,倒好茶,糖糖对她颇为尊敬。

我倒是一脸无所谓,我来这里是戳破传销组织谎言的,怎么能被美色诱惑!

兰姐坐下来,轻声说道:“糖糖,你之前跟小方,介绍过咱们组织嘛?”

糖糖道:“兰姐,我昨天稍微跟他讲了一下,细节还没来得及说。”

兰姐轻轻啜了一口茶,看向了我,我也抬头看向了她,这女人,眼睛里好像有钩子,一看就有种陷进去的感觉。

“小方,我们昨天见过了。”她说道。

“是的,兰姐好。”

“听说过1040阳光工程吗?”她继续问我。

“没有。”

“1978年,邓书记视察南方的时候,曾经提出过这样一个口号……”

兰姐开始跟我口述1040阳光工程的历史,从改革开放谈到西部大开发,从共同富裕说到小康社会。

恍惚间我仿佛感觉坐在我对面的不是那个小姐姐,而是我们学校的书记领导。

除了旁征博引,她还会间或问我的看法,我虽是发现了她话里的一些漏洞,但也不动声色地附和着。

简而言之,她说了一堆我无法求证的历史(我的历史真的太烂了),还拿出了几本书,给我看书里跟1040阳光工程相关的信息材料,试图向我证明这事的合理性。

我试探着问她:“兰姐,我想问下,这东西,合法吗?”

兰姐笑着道:“合不合法,咱俩说了不算,国家说了才算,我刚跟你说了那么多,合不合法,你还不知道吗?”

我仍然有些疑虑,但兰姐似乎也累了,跟糖糖说道:“糖糖,我这边先这样吧,有什么疑问你们回头可以再问我。”

糖糖低声应着,便带着我撤了。

接着我们又换了一栋楼,接待我的是青姐。

青姐是行动派,在一张纸上直接画出了一个叫“五级三进制”的图,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数字,他指着一个69800的数字告诉我:“小方,你看这里,现在只是69800元,明年,‘蹭’地一下,就会变成1040万!这,就是1040阳光工程的神奇之处!”

我稍微停顿一下,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五级三进制:用最简单的话说,你拉3个人可以升1级,你拉到的3个人每人再拉到3个人,你又可以升1级,总共有5个等级,升到5级,你就能拿到1040万。

听到这个,我马上就起了防备,我问道:“青姐,你这不就是传销吗?”

“怎么可能!传销那是金字塔结构的,我们这是梯形结构,那能一样吗?”

“但是都是拉人头啊,本质都差不多。”

青姐一点不生气:“差别太大了,我问你,你来的时候有看到小区对面的建筑吗?”

我摇了摇头,表示未曾注意。

“那是xx局,等会你自己去看看,我们要是传销,为什么警察不来抓我们?”

我回答不出这个问题,也许警察没有充分的证据吧。

青姐又道:“传销都会限制人身自由,但你手机还在吧,钱也还在,如果你不信我的话,随时可以走人,我们要是传销哪还能让你怎么自在地跟我聊天。”

确实,这也是令我迷惑不解的一点。

“最后,小区情况你也看到了,大家生活和谐,早睡早起,这才是我们一起干这个事业的意义!大家互帮互助,共同进步,好的组织可以培养出优秀的人才,我们这是一个充满爱的大家庭、大集体,而不是冷冰冰的机构。”

我想起糖糖那么一大早就起来的场景,再听得这么一番话,心里已经有些动摇了,青姐抓住我最后的痛点,继续说道:“再说了,你的钱我们也不要,大部分其实都交给国家拿去‘投资’了,让财富创造更多的财富,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事业!”

糖糖在我身旁也适时地补充道:“对啊海哥,我们每个月还有补贴,我上个月就领了2000块!”

青姐说了很久,已然有些口干舌燥,他问我:“怎么样,小方你还有什么其他疑问吗?”

青姐这一通三连问直接把我问傻了,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灵光一闪,我忽然问那位青姐:“既然这样,那应该有很多人挣到了这1040万吧?”

青姐摆了摆手:“那可多了,去年应该就有几千万人‘上总’退出了,你想想这规模,全国到处都有我们的人,共同富裕是……”

青姐还在那里说着,但我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几千万人,每人拿1040万,最低也得有100万亿了。

但是想要拿到1040万,每个人大概需要拉300人,每人投资69800元。

1人成功,需要300个垫背,如果每年有几千万人拿到1040万,那最少需要30亿人才行!

青姐说这组织已经存在好几十年,按照这样的数据,中国应该人人都是富豪了才对。

这么一想,我再看着青姐在纸上写着的每一个数字,忽然觉得可怕。

他说了那么多,终究没绕过一个点:这事不创造价值,本质还是击鼓传花,先来者躺在后来者的尸体上坐享其成!

不管青姐问的那些问题答案是什么,这事的本质,不过是一个金钱游戏!

一将功成万骨枯,哪怕挣到了1040万,那钱,也沾满了血泪!

我忽然一下子通透了!

我有些恍惚地和糖糖出了门,我俩缓缓走到小区门口,大量的人从小区外进来,他们大多神色凝重,行路匆匆,以30~40岁的中年人为主,男女都有。

站在小区的喷泉前面,糖糖第一次开始直接跟我说说:

喷泉5个口代表着5级3进制里的5,喷泉下那富有层次感的台子,有3层,代表着5级三进制里的3;

对面的xx局代表着国家支持;

我们所在的开发区,小区里这么多人,不仅带动了本地经济发展,更是国家秘密投资的体现。

他说了很多,我的心却不知道游离到了哪里。

人们为了圆一个谎言,满足自己的私利,不惜罗织,编造出许许多多的谎言来掩盖,竟还有那么多人相信。

这世界太魔幻了,也太过可悲,在匆忙的人潮里,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弱小和无力。

我们一起回到家,糖糖贴心地做好了午饭,但我的心情并不好,没吃几口。

那一整个下午我都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睡了一整个下去,没有出去。

我看着镜子,感觉脑袋很累,很多似是而非的知识疯狂在脑海里打转,让我难以判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晚上的时候,兰姐没有回来,只有我和糖糖两个人在一起吃饭,我非常好奇,在我印象中糖糖并不是特别坏的女生,怎么就来做这行了。

“糖糖,你为什么来做…这个,项目?”我问她。

“挣钱呗,还能为啥。”

“你很缺钱吗?”

她停住了手上的活,轻声道:“很缺。”

我默然不语。

“你家里人没跟你一起来?我看这里,基本上都是一家人在一起的。”

“没呢。我瞒着他们自己来的。”

“哦哦。”我随声附和着,感觉气氛有点低沉。

糖糖忽然抬起头,笑着道:“海哥你别总问我啊,你决定要留下来了吗?”

看着她炙热的眼神,我有些退缩:“还没呢,还没决定。”

“怎么,海哥是不相信这个项目吗?”

“嗯…那倒也不是。”

“那…海哥就是不缺钱吧。”

“算是吧。”我打了个哈哈。

“真好,真羡慕你,我想多赚点钱。”她轻声说着,的头也不自觉低了下去。

我默默叹了口气,虽然一直有存钱的习惯,但我银行卡里也就5千多块钱,我其实也是个穷B。

这一晚,糖糖跟我,都喝了不少酒。

夏天的晚风穿堂而过,吃饭的时候我不禁想,到底是什么样的魔力,才能让我眼前的这个漂亮的姑娘,投身于此?

晚上大概8点多的时候,我跟李小胖说着这两天的境遇,他笑我这是唐三藏进了蜘蛛精的洞府,让我小心点,别被吃了不剩骨头。不过我想我这孤家寡人的,也没什么可被骗的。

忽然,我听到敲门的声音,我起身开门,来的竟然是兰姐。

兰姐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长裙,从大腿之处开了个口子,诱惑的大腿若隐若现。

一年挣1040万:小伙误入传销陷阱,3美女强行献身竟被拒绝……

我咽了咽口水,问道:“啥事啊兰姐?”

兰姐侧身进了房间,道:“关上门,我有话跟你说。”

我想了想,兵来将挡,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兰姐坐在我的床边,忽然问我:“小方,你买车了吗?”

我摇了摇头:“兰姐,我才大三,哪买得起车啊。”

“会开车吗?”

“刚学会,算是拿了个驾照吧。”

兰姐道:“要不,我送你一辆车?”

我觉得脑袋有点晕,一时没反应过来:“兰姐你说,送我辆车?我没听错吧!”

“当然,奔驰S、宝马五系、保时捷,我都有。”

这女人到底什么来路,我一时愕然。

“不了不了,兰姐,无功不受禄。”

我也又问道:“兰姐,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兰姐点着了一根烟,和我第一次见她时的气质很是不同。

“小方,我知道,你内心压根不信1040阳光工程。”

这话让我内心起了波澜,我努力控制着自己,沉默不语。

她吐出一个烟圈,缓缓道:“其实,我也不信。”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我的眼睛,看得我有点心虚、

我也问道:“兰姐,既然你也不信,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兰姐没有说话,她忽然从包里,拿出了一叠人民币。

“因为这个。”她淡淡地说道,那语气,好像这些钱都不是她的一样。

不过确实,那些钱,说到底的确不是她的。

“兰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问她。

“你是聪明人,前途无量,应该不用我多说吧。”

当时我大三,算是青春年华,人长得也马马虎虎,我心里认为必定是自己的外貌+学识,引得对方刮目相看。

“兰姐,我不缺钱。”

“哦?”她笑了。

其实,我那时候对钱没什么概念,在学校除了上学就是打游戏,日子虽然过得拮据点,但我好像早就习惯了那样的日子,对金钱,我的确没什么欲望。

“难不成,你想要别的?”

兰姐低着头向前,往我这边倾着。

我发誓,我当时只是瞄了一眼,但就那一眼,就让人再也离不开。

我感觉自己有点口干舌燥,舌头已然有些打结:“兰姐,我确实…没什么兴趣。”

“你真的,不感兴趣?”她站起身,靠近我,我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

我感觉我真的要忍不住了,这时忽然想到李小胖蜘蛛精的比喻,我顿时冷静了下来。

“真的,兰姐。”我推开她,跑到门边,打开了门。

“兰姐,你还是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聊。”

兰姐瞪了我一眼,似乎是有些不甘心,然后出了门,但床上还留着那一叠钱。

我长舒一口气,心想李小胖说的真对,这女人看起来是给我钱的,但谁能知道我要是答应了后果会如何。

我以为今晚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敲门。

我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青姐。

和兰姐类似,不过青姐这回告诉我,要是我加入组织,她可以帮我补充一半的份额,本来我需要给69800,现在只要给4万不到就够了。

这俩人大半夜,都穿得很性感,然后来找我,要给我好处,我真是觉得有些遭不住了。

但我深知现在拿了点好处,后面估计会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在一而再再而三地婉拒之下,青姐也被我推了出去。

我看着床上的这笔钱,陷入了沉思,心想我是不是该还给兰姐?

我忽然想起了糖糖。

我决定做一件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傻的事,我把房门打开,敲了敲糖糖的门。

糖糖穿着睡衣,睡眼朦胧地开了门,看到是我,有些奇怪:“怎么啦,海哥。”

我走进房间,将那一笔钱带给她:“呐,这些钱给你。”

“你哪来这么多钱?”她问道。

“害,不重要~你不是缺钱嘛,这些都是你的了。”

“不行,这些钱我……”她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我阻止了。

“拿着吧,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必须做到!”

“什么?海哥你说。”

“你尽快离开这里,行不行?”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低下了头,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推门而出。

糖糖忽然抱住了我,一股温暖的触感从后背传来。

她的双手环抱在我的胸前,她似乎鼓足了勇气,在我背后,轻声地说道:“海哥,要不今晚,你别走了吧?”

那声音似询问,似邀请,我直感觉脑袋里“砰”地一下有什么炸开了花。

我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站在原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别这样,糖糖,你不用这样的,你就当我帮同学。”

我轻轻拿起她的手,然后慢慢地挣脱。

我走出房间,不敢回头看她,因为我怕我看了,会真的把持不住。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直接走了。

令人吃惊的是,那么早,小区里就有许多人都起来了。

我知道这些人要么是出去拜访客户的,要么是去上课的。

我感觉这里的气氛跟我实在不搭,我也劝不动其他人,凭我的力量更是无法改变这里

我找到李小胖,跟他说了这里的事,李小胖拍着胸脯说包在他身上,他肯定可以搞定这里的事。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我几乎都要忘了这段经历,李小胖忽然告诉我,这个小区被端了,还上了新闻。

我看着他给我发的新闻图片,一个超大的会场里人头攒动。我在里面一个又一个地分辨着,似乎能看到兰姐和青姐,但是却找不到糖糖的影子。

只希望她真的听我的,及时抽身,离开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免责声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及时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您想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网址: https://www.fcxfcx.com/ziben/2022-08-22/6787.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微信
电话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