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南派传销 七天洗脑课,我差点被传销洗脑:五级三阶制

七天洗脑课,我差点被传销洗脑:五级三阶制

第5天早上,小春说今天不带我上课了,改去南宁市中心玩一圈。 在南宁市中心五象广场上,小春指着一侧的台阶,“你看那个台阶,每阶有5级,一共有3阶,寓意着五级三阶制。&rd…

第5天早上,小春说今天不带我上课了,改去南宁市中心玩一圈。

在南宁市中心五象广场上,小春指着一侧的台阶,“你看那个台阶,每阶有5级,一共有3阶,寓意着五级三阶制。”

接着,小春指着五象广场上的灯柱,笑着说:“一共是21根,寓意着21份‘生意’。”

随后小春带我来到南宁国际会展中心,介绍说:“这里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与东盟各国领导人开会的地方。”

后来我们还到了南宁领事馆区和南宁规划馆。路上,小春一边介绍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性,南宁未来的发展趋势,一边说着这个“生意”与南宁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一趟下来,我们碰到了很多操着外地口音,像我一样来了解“生意”的人。

晚上,我住的房间里来了很多人,大家围在沙发周围,我坐在沙发中央,开始了新一轮关于“生意”的争论。

我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争论了不过短短两个小时,我真的对这个“生意”的态度就发生了180度的转变,感觉1000万就像身旁唾手可得的苹果,只要我一伸手就可以拿到。

第二天,小春再次带我来到南宁市中心,跟“老总”——小春的上级见面。

地点是一家西餐厅的包房,来的是兄妹三人:已经“上总”的妹妹和她的两个哥哥。一位是暴发户打扮,戴着劳力士手表和小拇指粗的金项链;一位穿着唐装,戴着檀木手串。

妹妹先给我看了一份中国银行汇款小票,说这是她每月汇款给她妈妈的记录。基本上每月都有三万左右,总共10多张。

“我算了一下,从我上总后,我总共汇给我妈46万。你说我究竟赚到钱没有?”

接着,暴发户打扮的男士开始讲自己的故事。他原是东莞一家加工厂的老板,每年能赚100多万。但是为做这个“生意”,他关闭了工厂。现在在南宁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每年至少能赚千万。

穿着唐装的男士说自己原先是安利中国公司的副总,后来了解到这份“生意”,决然辞职。现在开了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每年也能赚千万。

免责声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及时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您想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网址: https://www.fcxfcx.com/ziben/2019-09-23/2847.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