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反传销书 传销曝光书:我的传销日记(十三和十四章)洗脑必杀技

传销曝光书:我的传销日记(十三和十四章)洗脑必杀技

第十三章 撒网   第八天   今天是中秋节,我的情绪很低落,蒋文涛连话也不怎么说了。都说中秋佳节是团聚的节日,而在不同的情况下那‘团聚’二词就变了味了,就…

第十三章 撒网

  第八天

  今天是中秋节,我的情绪很低落,蒋文涛连话也不怎么说了。都说中秋佳节是团聚的节日,而在不同的情况下那‘团聚’二词就变了味了,就如陈文娟说的:我们这么多人为了自己的事业在一起,这才叫真正的团聚。我是太佩服了,这‘团聚’二词经她嘴里出来竟是如此的宏伟,怪不得引无数老板竞弯腰啊!不过弯腰归弯腰,过节也总得有些什么节目,但我们的节目依旧是打牌!不过古大来了,只聊了一会,不过他要我把自己的身份证跟银行卡等重要证件交给何中伟保管——说是如果我相信带我的人或我的推荐人,只要交给他们任何一个保管,在遇到负面的时候,我的东西便有保障;而如果不相信他们,那一旦土匪来了,丢了东西他们是不会管的。听他这么一说,虽然我也担心,但也不放心把东西都交给他们,这样如果逃跑肯定是没戏了。我就只说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在身上,都是些可要可不要的东西。而古大就不依,让我一定交出来,才表示相信他们,也就看懂了行业。没有办法,在这么多双眼睛的威逼下,我也只有做个样子,就把自己一张没钱的农行卡,交给何中伟,故意叫他一定要帮我收好了。何中伟要知道里面有多少钱,说要去查一查,以便以后还我卡时说不清楚。我支吾着,只说有800块,也没什么好对数的,就反问何中伟是否不相信自己。这样,何中伟才没说什么。后来拿着卡出去时,说是去帮我藏起来了,但我好像听到古大在外面说话的声音。估计也就交给古大了。

  后来又有一个叫蔡国威的老板过来跟我谈心,也就平常的问题,不过到后来竟要问我他们公司的一些情况:“帅哥知不知道我们公司有几个级别?”反传销救助中心,反传销网,传销曝光

三商法传销
“五个吧!”我不耐烦地回答到。

  “到底是几个?”蔡国威一本正经地问到。

  “五个啊!”

  “应该是‘五个’,没有吧或者啊的!帅哥,你看这么久行业了还没看懂啊?”我很气愤,因为没看懂行业,那就说明我要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直到看懂为止。

  “帅哥知道我们是那几个级别吗?”

  “ABCDE。”

  “错!”

  “ABC?”

  “错!”

  “A 级别、B级别、C级别、D级别、E级别?”

  “错!错——错!不知道帅哥有没有专心听课哦?飞机坐的太高了吧!这堂课是我们杨谦教授经过七七四十九天才编制出来的,这里面的每一个词,每一个字都有很深的内涵在里面,帅哥你要去领悟啊!”从蔡国威的语气中,我似乎必须把这堂课奉为神明,礼顶膜拜了。我就反问蔡国威到:“那你说是那几个级别?”

  “E级别、D级别、C级别、B级别、A 级别!帅哥可要记好了啊!”

  “我刚才就这样说的啊!有什么不同吗?”

  “这就大大的不同了,你刚才根本就没说对!你就没按照这个顺序。这堂课是杨谦教授花了那么多天的时间提炼的,这里的每一句每一个字都不允许有错!帅哥你知不知道?”其实蔡国威完全是胡搅蛮缠,即使调换了次序也还是这五个级别。之所以他要那样说,定是因为他太相信这样的财富了,以至于他竟不敢妄自篡改一个标点符号,可见他也是财富的傀儡,社会的悲哀啊。不过我是太累了,真的不想跟他胡搅下去,于是就应承他,说以后定会记住的。

  我倒是觉得陈兵家的人都有些针对自己,不过也对,建立信任是需要时间的。这些人以前都不跟我在一起,定是不知道我在古大家的情况,自然就看得紧些了。既然这样我的逃跑计划就更加困难了,因为我又要重新建立信任,而这可不能用分钟或小时来计算,定是漫长的岁月了。不过好在对这里的环境还算了解,只要能跑出去,我就可以从上楼的楼梯上跳到荒废的园子里。园子对面我也曾见有车经过,那定是大路了。不过我宁愿是回到古大家的,因为人一旦进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或领域,他往往是怯弱的;而当他摸透了这个环境或领域,他才恢复自己的信心,但这也是需要时间的。另外古大那边的人跟我相处的久,对我的信任也是高一些,再加上以前的逃跑计划都是围绕古大家设计的,如果逃跑也是更容易些。于是我就问何中伟:“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何中伟迟疑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到:“帅哥,网络都是一家,在那个家都是一样的。”

  话虽如此,却有些蹊跷,也许我们就不能回去了,况且他们一句也没提到古大家的另一位帅哥——难不成那帅哥逃跑了?这对我可是一种鼓舞,不过我也不敢断定。我倒希望那帅哥已经逃跑了,这样也许那帅哥就搬了救兵回来,连我也救了出去。不过我们老住在陈兵家,就算搬了救兵也救不到啊!

  中午的时候我本以为又会开荤,后来开饭时才知道是白菜。不过陈兵带了月饼回来,大概是一块钱一个那种,以前不觉得,不过现在这月饼吃起来确实很香,也不知是这边的月饼真的做的好吃,还是自己没吃饱的缘故。不过看蒋文涛的样子,也是吃得很香。但一个人只一个,刚尝到味道就没了。

  陈文娟就问到:“帅哥,都说网络天天有惊喜,这个惊喜够大吧?”我边点头边啃着自己的月饼。不过以前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自己跟一群人围在一起啃月饼,就像以前把食物扔给自己爱犬们的那种感觉。虽是很落魄,但心里竟还高兴。

  下午的时候我们仍旧是打牌,我跟蒋文涛的激情都不是很高,也许是中秋节的缘故,也许是受了蒋文涛的影响。陈文娟他们便把我跟蒋文涛分开来,一个在男寝,一个在客厅。我这边还是由陈文娟他们负责,不过倒是有几个陈兵家的老板。我见其中一个女老板跟我一个要好的女同学长得相似,我暗中观察,见她也不怎么说话,带些忧郁,给人一种亲切感,听其他老板称她为阎老板,后来才知道她叫阎玉。之后的一段时间,她就跟我走的较近,不过倒是给人安慰。

  陈文娟主要是围绕家庭来说,尽量使我有负罪感;而何中伟就主要说女朋友之类的,让我知道钱的魅力。但到最后他们都是那句话:“帅哥,时间是你的,你耗一天就少一天,我们坐在这里玩也是有钱拿的,而你是没有的。帅哥要尽快把行业看懂啊!”

  快到傍晚时,何中伟过来问我来时是否打了电话回去。我在揣摩他的意思,想着他在打什么歪主意。我进来时古志平故意叫我打了电话回去,后来我推荐人又骗了我的手机去,手机里都存有家里的电话,如今他们又叫我打电话回去,不知他们到底玩什么把戏?

  “你不是说你经常打电话回去的吗?你是不是有很久没打电话回去了啊?自你进来到现在也有七、八天了吧?你看今天又是中秋节,你是否应该打个电话回去给你家人报个平安啊?”何中伟又说到。

  我思考了一会没答,何中伟就又说了:“其实你打不打跟我们都不相干,但就怕你家里人不知道,倒是着急了。”

  我虽然不相信何中伟,但心里也很着急,想知道家里的情况,就说:“嗯,我想打个电话回去。”

  “但你知道怎么说了吗?”

  “不知道!”我很肯定地回答到——其实我知道他是要教我怎么说,所以就免得浪费口舌了。

  “你应该向你家里说中秋节快乐,并说你在这边工作都好。”

  “你知道我不是来工作的,我家里不会相信的。”我提醒到。

  “你就说你在这边找到工作了,觉得很好,要在这里工作了。”

  我知道如果我这样说的话,那自己更是回不去了,我定是要使得自己有理由回去才得,就编了谎话说:“不可能的,我家里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的,况且我有个女朋友在深圳,她知道我不会来这边工作的,我说过过完国庆就要回去的,况我的那份工作还没辞呢!如果我这样说肯定会露馅的,我女朋友也会告诉我家里的。”

  “那你应该知道该怎么说吧!”

  “嗯,我知道的,我可不能让家里人担心。”

  “你应该怎么说,你说一遍给我听。”

  “就说在这边再玩几天,过几天就回去!”

  何中伟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依了我了,补充到:“帅哥,最好要听我们的话,不然后果由你自己负责啊!”

  “嗯,我知道的。”我听这话像是威胁,不过既然有求于人也就忍了。

  “等下陈导回来了,我们再打,帅哥可要记好了我跟你说的啊!”

  “嗯,好的。”

  天刚黑的时候陈兵就回来了,其他老板就坐开来,让我坐在中间,依旧是审犯人一样。那陈兵就故意问我:“听说帅哥要打电话回去啊?那帅哥想好了怎么说没有?”

  我知道打电话一事都是陈兵安排的,如今却故意来问我。我也依了他了,就说:“嗯,想好了,何老板都告诉我怎么说了。”

  “那帅哥可要听话啊,不听话的话帅哥也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吧?”陈兵威胁着说。

  “我知道的,我也不会让家里人知道,这样他们定会担心的。”我厌恶地说到。

  之后陈兵叫何中伟拿了电话卡来打。我本以为是可以单独打的,没想到陈兵竟要我当着这么多人打,就说:“我等下跟何老板到房间里去打吧!”

  “不,你就在这打!”陈兵坚定地说。

  何中伟便继续拨号,用的是网上电话卡,趁此又向我重申:“帅哥可不要乱说啊,如果你不听话我可是要挂你电话的!到时后果由你自己负责!” 我点点头应承着。

  等一切都弄好之后,何中伟便要我告诉他号码。我本以为可以由自己来拨,没想到何中伟连这个也不信任我。待我告诉他号码,何中伟就拨过去了,竟拨不通。何中伟就慌张起来,严词说到:“帅哥,你耍我们!”

  “没有啊,你再拨一次。”何中伟半信半疑,又拨过去。这回通了,便把电话交给我,自己在旁边听着。

  电话那头是父亲的声音,听起来心里有些感触,但却放下心来。因为父亲并不知道我的事,这就说明他们还不曾打电话到我家里去做些什么。我本有很多话要说,但见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很不自在,也不想说什么。只向父亲问了节日快乐,还说了自己要在这里再呆几天的意思。父亲也没听出什么,而我自己却有些控制不住,因为是谎话,底气就不足了。父亲就问是不是病了,我怕家里担心就鼓足了气,说一切都好之类的,又把话题扯到其他的。何中伟就在一旁做手势,要我挂电话。我不理他,当作没看到,继续跟父亲说话。后来陈兵不耐烦了,示意如果再不挂断,他们就要挂我的电话了。没办法就谎说自己有事去了,就挂了电话了。陈兵就问我家里怎么说,我把跟家里的对话大体复述了一遍,因为看何中伟的样子,似乎听得懂我的家乡话。何中伟先也有些责备的意思,但见我也没露出什么破绽,那一脸的严肃竟马上变成了笑脸。我不懂何中伟竟也这么善变,倒是佩服他的能力。后来蒋文涛也打了电话回去,不过不是当着我的面,何中伟把我带到男寝去,就像我打电话时他也不能在场一样。

  上过晚课之后,我依旧郁闷,陈兵便叫人伺候我先睡觉了,不过也可能是要做蒋文涛思想工作的缘故。等我睡下了透过窗户我才瞥见,这西北的月亮确实比南方的要大,也更低些,又明亮,以致我竟分不清这到底是月亮还是太阳。这倒令我想起一首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我想这首诗的作者说的那月亮可能就是今晚的月亮了,如果在这样的月色下逃跑,那该。。。。。。

 

.

 

第十四章 洗脑必杀技

  第九天

  今天是第九天了,我断定我们肯定是回不了古大家的了,因为我偶尔听何中伟跟另一位老板提到‘古大家遇负面’的事。我猜想古大家那另外一位帅哥定是跑掉了,不然我早见到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警察我的事,也不知道警察会不会来救我,不过我猜想那帅哥应该没有这样做,因为我现在还在这里。

  天开始亮的时候我见到古大了,是通过门里的那个小洞瞥见的,好像正与陈兵商量什么。之后唐辉亮跟王猛他们便过来了,大概也是刚过中秋节的缘故,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在他们后面又陆续来了很多老板,挤得屋子里满满的。我仔细看了看,古大家的差不多都来了,连小朱老板也过来了,但唯独不见胡奎跟古大家另外一位帅哥。这时我敢断定,那帅哥肯定跑了。至于胡奎,为什么他刚离开,古大家就遇了负面;又为什么他要跟我说那些话来暗示我;又为什么他有机会逃走而还要呆在这里面,我自己也搞不清——难不成他是间谍?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被救出,假如那天下午我跟何中伟他们都在家,那我这时候定是在遥远的家乡了。

  正当我想着其中的原委,就有老板推着我们前排的帅哥上去做自我介绍,跟以往一样,从名字开始到来的天数。我们刚介绍完,主持人便上来了,说:“联欢晚会到此结束,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蒋老师给我们讲解我公司的产品。”进来的是蒋晴晴,手中拿一张纸,先做了自我介绍,之后便开始介绍产品。听蒋晴晴说,他们所谓的公司就是天津天狮,还写下了地址。她介绍的产品是一种女性用的化妆品,叫做‘皇家尊贵养颜套装’。蒋晴晴大致介绍了该化妆品的性能及作用便草草下台了。当我们再次站起鼓掌欢迎时,古大进来了,手中拿一个笔记本。古大也是先做自我介绍,还简要说了自己进来的经历,之后便开始上课了。

  古大一开始就故意引起我们的注意:“整天都听你们说广州的故事,广州的故事,听都听烦了,恨不得撕下来扔到地上。帅哥们有没有这种想法?”

  我肯定是有这种想法的,但也不知道古大搞什么把戏,看一眼古大,又看其他帅哥怎么说。但我们心里都是一样的想法,我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也没回答。古大就接着说:“那我今天就不讲广州的故事,我就来个玉米的故事。玉米,你们说玉米可以做什么?”

  “种子。”

  “食物。”

  “饲料。”

  “对,帅哥你如果是玉米,你愿意做什么?”古大问蒋文涛。

  “食物。”蒋文涛想了想回答到。

  “你呢?”古大指着我问。

  我想了很久,却也不知道到底该选什么,就怕选错了,就也跟着蒋文涛说:“食物。”

  “你呢?”又问王猛。

  “食物。”王猛也跟着说。

  “你呢,帅哥?”问的是唐辉亮。

  “我愿做种子。”

  “这就对了吗。你做食物,人吃完之后就一泡屎拉出去了,拉到茅厕里面去,变成屎,你说你还有什么用?做饲料也是给猪吃,吃完之后还是变成屎拉出去了。如果做种子就不一样了,做了种子就又可以生根发芽,延续后代,这难道不好吗?我不懂有些帅哥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还不会想。”听了古大的解释,我跟王猛他们面面相觑,恨自己竟答错了。

  “人,跟玉米一样,选择不一样,得到的命运就会不一样。我们就像在这个十字路口,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那就是发财。有的人去读书,从小学开始读,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那可真是大大的学生了,不然怎么叫大学生。如今大学生工资多少钱?”

  “800

  “1000

  “500

  “五百你也太看不起大学生了,我们就大方点给他1500,租房要多少钱?”

  “1500

  “我们取一半,算800,吃呢?”

  “1000

  “800

  “我们也取一半500

  “电话费,水费,电费,送女朋友的礼物费呢?”

  “500

  “800

  “我们算300,你看你一个月还剩多少?”

  “负100

  “多少年可以买车买房?”

  “200年!”

  “你不吃不喝啊?”

  “一万年!”

  “第二条路,去打工。打工一个月赚多少钱?”

  “1500

  “2000

  “我们就算2000,我相信下面的大多数老板都是打工仔吧!请问有多少个不是月光族的?”

  “没有!”

  “也不是没有,不过除去吃、住、喝、玩,还有开房费,一个月还剩多少?什么时候才可以买车买房?”

  “150年。”

  “200年。”

  “一万年。”

  “还有另一条路,做生意。你说你有比尔盖茨聪明吗?你有李嘉诚的商业头脑吗?你能保证你百分百赚钱吗?”

  “不能!”

  “对,大多数做生意的都是亏的。”

  “那就还有最后一条路,你们告诉我是什么?”

  “做网络营销!”

  “帅哥,我们要多久就可以吃住宾馆了啊?”古大问唐辉亮。

  “两年。”

  “帅哥要那么久啊,要那么久你要在这里我还不呆在这里呢。这位帅哥,你告诉我要多久?”古大又问蒋文涛。

  “半年。”

  “那我们要多久可要可以买车买房啊?”古大指着我问。

  我有些急,不过听了这么久的课了,这个问题我还是回答得上:“两年。”

  “嗯,对了。只要两年就可以买车买房了。世界上还有那个行业比网络营销更快呢?我说那也是没有的。不过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做网络营销需要做什么?”

  “买产品。”

  “买产品——买产品需要什么?”

  “投资!”

  “投资多少?”

  “2800

  “听到这个2800帅哥们心里就像那个猫爪一样了,就想了:说来说去还是要搞我的钱啊!你说读书要不要投资?”

  “要!”

  “投资多少?”古大边问边在白板上画起来,“读小学一年算100,六年就是6000。初中一年算1500,三年就是4500。高中每年算2000,三年就是6000。。大学学费就6000,加伙食费、用的、开房的费用,一年算25000,四年就是100000。。总共也要116500,我们取整数100000,其他的喂狗。一个大学生1500块一个月,不吃不喝算剩下800块,要多久才可以挣够100000块?”

  “十几年。”

  “你看如果你父母把这十万块都买成猪。一头仔猪多少钱?”

  “50

  “80

  “我们就算100。”

  “十万块可以买多少头猪?”

  “1000头。”

  “一头猪多久可以出栏?”

  “三个月”

  “半年。”

  “我们就算半年。一头猪起码也有200斤吧,现在猪肉多少钱一斤?”

  “十块。”

  “那一头猪半年就可以卖2000块,你说1000头猪半年可以卖多少钱?算一算!”

  “2000000

  “我想如果你的父母听到这个数字,定会气死去。你父母养你还不如养几头猪呢。”

  下面一片笑声,我见蒋文涛也脸红了。

  “那你说你打工需不需要投资?”

  “要!”

  “你坐车的路费也要钱啊!”

  “你做生意要不要投资?”

  “要!”

  “谈女朋友要不要投资?”

  “要!”

  “买根冰棍也要几块钱啊!你说做什么不要投资。你说做网络才2800,你少开几次房,少买几件衣服就可以省出来了。我就搞不懂了,有些帅哥怎么就那个样子,就怕我们搞了他的钱了。其实我们要你的那2800干什么,还不够我们天津天狮每天的烟钱呢!越是那些连2800也拿不出来的就越怕,越是有钱的倒是不在乎。你说你连2800都拿不出来,你还有什么资格说你不想做,你还有什么脸面说怕我们搞你的钱啊,你说你值多少钱啊。我们天津天狮每个人半个硬币就砸死你了。。。。。。”

  下面老板的符合声震得我耳朵嗡嗡作响,所以古大在上面说的有些也是没听清楚,不过也知道他很激动。我不敢看他,只低着头,我见其他几位帅哥也是低着头。

  后来古大又说到广州的故事,就又说了:“说过不说广州的故事,现在又说广州的故事,有些帅哥肯定恨得我牙痒痒吧!很想把我一脚踹出去,不过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爬也要爬进来。”

  “好!”下面的老板集声鼓掌喊到。

  接着古大就又从广州的故事开始,还是原来那堂课,不过比以往讲的更详细,又从原有的定义上引申出更多的定义跟例子,所以原来需要三个小时的课可能五个小时还嫌不够。

  我见阳光早就照不进来了,天色也逐渐变暗,大概半下午了,肚子里早就饿了。早上五点钟就吃了早饭了,也就才一碗饭,而现在一整天都过去了,连水也没喝一口,也不懂古大讲这么久的课自己累不累。屁股上的肉像狗咬似的,凳子上肯定放了钉子,但摸起来又是平的。

  正当我想着,屋子里却静下来了。我抬起头见古大在白板上密密麻麻在写些什么。原来是人的名字,整块板都挤满了,竟还没写完。后来听古大讲才知道,这就是公司团队的发展情况了。古大就从最上面开始讲,那是一个叫欧美和的人。说到那欧美和,古大可就来劲了,说:“那欧美和是什么人,是嘴巴上挂着两颗獠牙的人,来的时候穿的跟土包子似的。因为娶不到老婆,他的推荐人就说要给他介绍老婆。这样那欧美和才过来,过来见网络里有些女老板,就整天缠着领导说‘领导,帮我介绍个老婆喽,帮我介绍个老婆喽’。后来领导就生气了,说‘你好好看行业,看懂了老婆就掉下来了’。那欧美和就说‘哦,真的,看懂了就有老婆啦’。后来欧美和就留下来看行业,看了三天看懂了老婆也不要了,就这样留下来了。后来欧美和就拉了一个人叫‘谢明兵’。这谢明兵是什么人,是当地的恶霸。以前欧美和开的是小吃店,这谢明兵就去吃霸王餐,吃完了就往锅里扔一把沙子,就叫那欧美和,说‘狗日的,欧美和你的锅里有沙子,你想害死老子啊?’那欧美和其实也知道谢明兵是要吃霸王餐,就说‘谢哥我帮你换一锅?’谢明兵就把锅一踢,说‘不吃了。’欧美和看懂了行业就骗谢明兵过来搞海鲜生意,这谢明兵哪知道这欧美和竟然敢骗自己,就过来了。过来等领导一说开,也不说什么,直接就冲进厨房。你们知道他要干什么?”

  古大见没人回答,就又接着说:“那欧美和就知道,看到谢明兵到厨房去肯定是拿刀,站起来就往外跑,那谢明兵拿着菜刀就追上去。”古大这样说倒是提醒我拿刀来威胁,不过我想自己连厨房都没跑到,就给他们抓回来了。就又听到古大说:“谢明兵追着欧美和跑了大半个市区,后来实在跑不动了,那谢明兵就说了‘狗日的,欧美和你跑什么跑,害老子追了这么久?。那欧美和就说‘谢哥,如果有个人拿着刀在你后面追你会不会跑’。谢明兵想想也对,就说‘你别跑了,我把刀扔掉’,那谢明兵就扔掉刀,两个人就讲和。欧美和就说‘谢哥,这个行业却是是个好行业,不然我也不敢叫你来,你先看看,如果觉得行你就做,如果不行我帮你买了票送你回去’。那谢明兵也是个爽快的人,就说‘好,看行业也行,不过你得背我回去’。那欧美和就真的背回去了,本来四个小时就可以走回来的,欧美和背着谢明兵竟走了八个小时,为什么?”

  古大在白板上写着90180,说:“你说欧美和才90斤,那谢明兵有180斤,他就一瘸一拐地背着谢明兵回来。谢明兵就留下来看行业,看了三天看懂了就对欧美和说‘欧美和啊,欧美和,没想到你小子没骗我’。后来就留下来做这个行业了。之后谢明兵跟欧美和又邀了一个人,这个人就叫‘蒋建国’。你知道这个蒋建国向来都崇拜谢明兵,见谢明兵也在这里就说‘谢哥,只要你能做的事我就一定做’,蒋建国就做了。那谢明兵为了感谢欧美和就说‘我谢明兵是什么人,我多一个也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蒋建国就让给你了’。这样欧美和的两天线就摆齐了。你说我们成功只需要摆多少条线?”

  “两条!”

  “对,只要两条线。没想到这蒋建国可是一个巨鹰,竟然比谢明兵发展的还快。这样欧美和只用了三个月就坐上了A 级别老总。做了A 级别老总,就可以买车买房了。但欧美和不懂开车,就请了一个美女大学生来帮自己开车。这个大学生见欧美和这个样子,那谢明兵跟蒋建国又是西装革令,竟对欧美和低头哈腰,说‘领导辛苦了,领导辛苦了’。那女大学生就跟那欧美和说了‘欧总,我不想帮你开车了’”古大装出女孩子忸怩的样子,很是令人恶心,“那欧美和就问那女大学生,‘是不是我给你的工资不够啊?’那大学生摇摇头。‘是不是我对你不够好啊?’那大学生还是摇摇头。那欧美和就急了,问到底是为什么?那女大学生就小声地说‘我想做你的老婆’,就这样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下面一片掌声,古大又接着说:“最后欧美和跟他老婆移居马来西亚,他的个人资产是32亿,是我们直销行业发展最快最有富有的一位。”下面响起狂热的掌声。

  “你说这样的人都能成功,你们难道比他差吗,你们能不能成功?”

  “能!”

  之后古大又接着往下讲,每一个人从被骗到加入,再到发展并走向A 级别,都详细地叙述着。当讲到最后几位A 级别领导时,下面的气愤顿时激扬起来,我甚至听到有老板吞咽口水的声音,古大就问下面几位老板:“这几位领导你们应该见过了吧,我相信你们以前都在他们家住过了。”那几位老板就回答是,还添加了他们住在那几位领导家里的一些小故事。既然他们能说的这样详细,我们帅哥们自然也就不会怀疑这些事的真实性。

  后来古大就又说了:“帅哥们可能认为我们是骗你的。这些领导我们见过,我们当然相信,而帅哥们你们没见过,你们当然说不相信。就像现在你们见过我们,等我们做领导的那天,你们跟新来的帅哥们说A 级别领导古大古导,以前是怎么怎么样,现在是买车买房了,你说他们会相信吗?他们没见过我他们肯定不相信,而你们信不信呢?我相信帅哥们不是傻子吧,连见到的东西都不敢相信,那帅哥你们还能相信什么呢?”

  古大的话听起来确实有理,甚至连我自己都迷惑起来。成功看起来近在咫尺,只要我们迈出第一步,它就在面前。在我心里感到一丝的激动,不知是受了现场的影响,还是真正源于自己的内心。上课之前何中伟好像跟我提过,他听这堂课时自己心里很激动——突然我醒悟过来,这便是他们的必杀技。再仔细回想起刚才古大说的,像是没什么破绽,但当头绪理清之后,古大的话根本就没有依据,而且古大的话在两种情况下都适用。况刚才那几位老板说他们在A 级别领导家里呆过,照理说他们能看到A 级别领导,应该是来很久了,但他们连C级别也不是,那就不知道他们如何在半年吃住宾馆,如何在两年之内做到A 级别并买车买房。但人的思维总是被眼前的利益所驱使,一旦古大指着白板上那一大板近在咫尺的成功人士时,我又开始迷惑起来,自己的理论又有些站不住脚了。但我清楚地知道,这便是他们的必杀技。如果要博得信任,我所要拥有的就是——激情。

  当古大讲完这堂课太阳已经快下山了,估计也是傍晚了。陈文娟太激动了,其他老板一走就跑上前来问我:“帅哥,感觉怎么样?”她还未跑到我面前,我已猜到她想要的答案了,就使得自己激动起来,说:“说不出来的感觉?很高兴,很……”

  “是不是激动?”

  “对,就是激动!”在陈文娟的脸上我看到的是兴奋跟满意。

  “帅哥,你已经快看懂了。你知道,以前有位帅哥听了这堂课当场就跪在他推荐人的面前,说‘这种欺骗就算是一千次一万次我也愿意,谁叫他骗得我腰包鼓鼓呢’!帅哥,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有!”

  “那你感觉这个行业怎么样?”

  “可以!”

  “那你要做些什么?”

  “不过我家里……”我故意做出难以抉择的样子。

  “你家里不会怎么样的。等你有钱了,开着宝马回去,把钱往桌子上一扔,你父母还会不认你这个儿子吗?儿女都是父母心头的肉,哪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我家里不同……”

  “都是一样的,没有不同。帅哥,你说吧,你觉得这个行业怎么样?”

  “我——我还是要考虑考虑!”我坚定地说到。我不敢直接说‘不做’两个字,因为显得太仓促,他们定会说我没看懂行业,需要再继续观察。他们之所以这样无非是怕我回去报复我的推荐人,不然他们就另有目的,反正自己的推断只能自己想想罢了。

  一直到吃过晚饭,我仍是装作苦闷的样子,好像就真的难以抉择了,但其他老板竟也不跟我聊天,以致我不能表达自己的苦闷。到快睡觉的时候我见还是没有老板过来跟我说话,我心里有些急,如果再托那就又过了一天了。况经过这几个小时的思考也是足够了,思考的太久倒是容易露出破绽,所以今天一定要表达自己的意思。正当我紧张时,陈兵就回来了,他好像也看出来我有事要说,就叫蒋文涛先去睡了。

  陈兵叫我搬了凳子过去靠近他,其他老板就围在我们旁边,陈兵就问了:“帅哥,行业也看得差不多了吧!觉得怎样?”

  “我想了很久,行业也是不错的行业,不过我家里人没看过这个行业,所以他们不会理解;况他们听说过我表哥的事,所以在出门前还特地叮嘱切不可做这一行,不然我就回不去了……”

  没等我说完,陈兵就插进来:“谁说一定要让你家里人知道?你就说你在这边工作,这样你家里就不知道了!”

  我断没想到陈兵竟会这样说,后来想到自己的一个同学,就谎说:“不可能的,我女朋友在深圳。我不回去她一定会问为什么在那边放着一份好的工作不做,却要到这里来,而且又不跟她在一起。她定会怀疑,之后我家里也就知道了。”

  陈兵想了想又说:“谁说你一定要在这里的!”

  陈兵的话使我有些模棱两可,就问:“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不一定要在这里做的,可以叫别人帮你做,你就可以回到你女朋友身边。”

  我怕陈兵的意思表达的不够明确,就追问到:“如果我叫我推荐人在这里帮我发展,我回去做自己那份工作,这样也可以吗?”

  “这也不是不可以!”陈兵诡笑着回答到。

  我在犹豫,陈兵已经逼得我无路可走,我越解释意思越不明白了,是要拿出底气来了:“嗯——,我还是怕家里知道,况我自己也不是很想做这个行业。我考虑过了,我觉得我暂时还是不做!”

  听到这番话陈兵原先笑着的脸一下严肃起来,问到:“什么是暂时不做,那就是不做对不对?”

  我犹豫着要怎么说好,又怕自己的意思表达的不够明确,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干脆就直接说:“对,就是不做,我不做这个行业。”

  陈兵的脸色变了,诡笑起来,用手捣弄着他前面的那个杯子,也不说话,旁边的老板也没一个吱声。我反正已经把自己内心的意思说出来了,他们相信也好,怀疑也好,我也懒得去考虑了。我要的只是结果,就耐心地等着。

  “帅哥真的想好了?”

  “对,想好了,我不做!”

  “那帅哥肯定是没看懂行业,那就等帅哥看懂了再说吧!我看帅哥也累了,今天就这样,让老板们伺候帅哥洗漱睡觉!”其他老板就要出去打水。

  我急了,心中的希望彻底灭了,他们是不会放我走的了。这陈兵挑明了跟我耍赖,我的耐心彻底没了,我也懒得去伪装自己了,大声吼道:“等一下!你说吧,什么叫看懂行业,是不是做了就是看懂了,不做就永远看不懂行业?你就一句话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放我走?你告诉我,我好有个决定!”

  陈兵听了也凶起来,大声对我吼道:“帅哥不要自以为是,你说你看懂行业就是看懂行业了,你以为我们每个人都要啊。如果你没看懂行业,你给我们一百万我们也不要你这个人。帅哥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对!”其他老板在旁助威。

  而后来陈兵似乎仍想掩盖那张已经被我撕破的脸,就说到:“帅哥,你说你看懂了行业,那你知道什么叫‘网络营销’?”

  对这个定义我好像听何中伟说过,就说“几何倍增学加……”

  “错,错,错,帅哥根本就没看懂行业,帅哥还是要继续考察。”没等我说完,陈兵已经否定了我的答案。

  “不是几何倍增学加人际关系加……”

  “我说过了,不对。帅哥,等你知道什么叫网络营销了再来跟我说。伺候帅哥洗漱睡觉!”

  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都是没看懂行业,等待的日子是无尽的。我是彻底看清他们的真面目了,所以我也不打算等着他们放我走。在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只要一到外面,自己所要做的只有一个字‘跑’。

  晚上在梦里我碰到我大学的两位同学了,她们跑上楼来见我,像是很急,只说了一句话,就都下楼去了。我望着她们离去,有种失落的感觉。她们说的话我记不得了,不过像是在暗示什么!不过我在梦里祈祷了,祈祷奇迹的出现。

免责声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及时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您想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网址: https://www.fcxfcx.com/shu/2018-12-25/1014.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