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安徽传销 记者卧底合肥传销窝,曝光传销洗脑内幕(二)卧底第2天

记者卧底合肥传销窝,曝光传销洗脑内幕(二)卧底第2天

    传销窝点内的传销组织头目正在电话联系业务。      4月18日清晨,小马等人全都早早起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齐刷刷地看着记者。记者…

    传销窝点内的传销组织头目正在电话联系业务。 
 
  4月18日清晨,小马等人全都早早起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齐刷刷地看着记者。记者明白,真正的考验开始了。“老李喊你过来,是什么理由?”小马和李燕问。记者回答:“他说有个机会能让我早点进富人俱乐部。”这时,屋里的人都笑了,李燕承认,他们是“用一个谎言把记者骗到了合肥”,但这个谎言是“新人生起步的最重要一步”。 
 
    中年妇女介绍“自愿连锁经营业”
 
  当日上午8:00左右,李燕带着记者出门,步行了20多分钟后来到合肥市庐阳区上城国际新界小区。李燕和记者刚来到2号楼的一处居民楼门口,门居然主动开了。一名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拿着手机站在门内笑着迎接来访者。
 
    这套房子也是三室一厅,每个卧房都有床铺,也都有住人的痕迹。“我姓陶,是从南京过来的。”中年妇女笑着说:“听说你在马鞍山打工,一个月赚不了多少钱吧?”记者说,打工每个月只能挣3000多元。陶姓中年妇女听后笑着摇了摇头说:打工永远是替别人“挣钱的,不可能发财。帅哥你来合肥,可以说是找到了发大财的好机会了。”
 
  到底是什么赚钱行业?看着记者急切想知道的样子,陶姓中年妇女满意地点点头说:“我们这个行业的确叫做"自愿连锁经营业",而不是李哥告诉你的富人俱乐部。可是你放心,这个行业百分之百保证你发财,投进去7万不到的钱,两年后就至少能赚到1040万。”“自愿连锁经营业”既然那么赚钱,那它的公司在哪里?有营业证吗?对于这些问题,陶姓中年妇女也很坦白:“我去年就来做这个行业了,到现在我也没有见到任何的证件,也没有任何实质性东西。”“你现在惊奇吧?这个生意实在太大了,你想很快就见到像一般公司的资格证是不可能的。这个生意需要你慢慢地悟,从我们这个行业很多人的经历去悟。”陶姓中年妇女神秘地说。 
 
    很多人都是被谎言“骗”到合肥的
 
  陶姓中年妇女说:“我是南京的,去年也是被我老公一个谎言骗到了合肥,后来我就死心塌地地在这里了,我的一个亲戚马上也要过来了。我手机上存了六七百个在合肥做这行的南京老乡的手机号。据我所知,庐阳区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南京人在从事这个行业。”
 
  她还说:“你想想,我们这么多南京人来这里肯定是要赚大钱的。合肥没有什么重工业,也没有旅游业,它凭什么吸引我们这些南京人来这里?”说着,她为记者算了一笔账:“我这间房子月租是2000多,而且每天都好吃好喝,都是掏自己的钱。如果没有一个大生意在吸引我,我怎么可能不工作,把大把大把自己的血汗钱浪费在合肥呢?你要好好琢磨这笔大生意的诱惑。”
 
  听完这番话,记者回到住处金鸟花园。在陶姓中年妇女那里接受的“教诲”可以算是打入传销后被洗脑的第一步了,随后又有人主动来向记者灌输“发财梦”。
 
  很快,自称是曾在南京开过4S店的刘经理,来到记者住处给记者上课。“我以前在4S店里每个月的收入也很可观,可是我没满足。被朋友一个谎言骗到合肥,经过7天的培训,我也辞掉了4S店老板的工作,专门做自愿连锁经营业了。”刘经理说:“在合肥做这种生意的南京人,我所知道的的确不少。你想想,我们这批南京人都是很精明的,而且都有不错的工作,如果没有足够吸引我们的大生意,我们干吗要跑来合肥这里呢?”刘经理一再强调,很多人被“骗”到合肥,从反面也证明了这个生意是个“令人想不到的好生意”。
 
  4月18日一整天,共有“自愿连锁经营业”的4名“专家”给记者上了课,他们无一例外地说,记者和他们一样,起初都是被亲戚朋友的一个谎言骗到合肥来的。 
 
    大多传销者都在啃自己的血汗钱
 
  投资69800元,两年就能赚1040万,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吗?在晚饭之后,记者在与小马的闲聊中不经意地问:这个“行业这么暴利,那么你们每个月的工资是多少呢?”小马说,这个行业内有5个级别,分别是实习业务员、组长、主任、经理和老总。经理、老总这两个级别的人非常少,大部分的“从业人员”都属于前两个级别。“实习业务员、组长是没有一分钱工资拿的。”小马说,这个行业内数量庞大的从业人员,都是靠以前的积蓄硬挺着。如果这些人员升到了主任级别,那么一个月有1000多元的工资可以拿。“我就是主任级别的,我一个月1000多元。”小马说,如果再努力升到经理级别,那么工资就能够过万。升到了老总级别,每个月的工资就是6位数。但是,由于很多人无下线可发展,就长期停留在最初的两个级别,生活非常辛酸。 本报记者摄影报道 卧底日记 一天四次单课辅导 4月18日 多云
 
  传销的课程,在很多媒体报道中,总是几十人甚至上百人集中在一个屋子里,听疯狂的演讲。可我在上课的过程中,才知道传销的课程早就“变异”了。
 
  一大早,李燕带我来到新界小区的陶姓中年妇女那里,陶倒了3杯水,一个人给我上了一个多小时的课。上午10:00多,李燕带我回家,她又联系了另外一个老板来上课。从早上到下午5:00,走访了两个小区,两个人上门,一共是4个人给我上了课。我发现每次上课,屋子里不会超过3个人。
 
  “我们南京来合肥做这行业的实在太多太多了,大家都不集中住一起的,(而是)分散在各个小区里的。”李燕的这句话让我恍然大悟:原先的传销“大课”早就“化整为零”,变成“单课辅导”了。
免责声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及时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您想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网址: https://www.fcxfcx.com/hefei/2019-09-05/2538.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