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打传新闻 从深陷传销到专职反传销,“救一人就是救一个家庭”–李旭

从深陷传销到专职反传销,“救一人就是救一个家庭”–李旭

随着张庭、林瑞阳夫妇旗下TST庭秘密涉嫌传销被揭露,昔日的“中国反传销第一人”李旭再次出现在了大众视野。 近日,李旭接受了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

随着张庭、林瑞阳夫妇旗下TST庭秘密涉嫌传销被揭露,昔日的“中国反传销第一人”李旭再次出现在了大众视野。

近日,李旭接受了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的专访,从2004年身陷传销,到一年后幡然醒悟开始反传销,李旭的人生因此和反传销联系在了一起。

李旭将自己的反传销之路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充满激情的时期,那个时候他全职公益性质开展传销解救工作,不图回报;第二个阶段,他为了让团队能生存下去,开始注册公司,进行半公益性质的反传销,每次收取几百到几千元不等的费用。

由于过于投入反传销工作,他的第一段婚姻以失败告终,患癌的母亲手术时他也未能前往医院照顾,更是缺席了孩子的重要成长阶段。如今,李旭的团队有十几名员工,随着传销模式的不断翻新,他们的业务也从线下转为了线上。此次曝光张庭的TST庭秘密涉嫌传销,正是通过线上完成。

李旭已经成为了一名反传销的专家,他常年和传销领域的人打交道,也曾数次进入传销窝点暗访,每年都有上百人被他解救出来,他接受采访时曾说:“救一个人就是救一个家庭,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李旭坚持在线上反传销。 图片来源/受访方供图

亲戚让他“南下发展”接触了传销

2004年4月,已经在辽宁省鞍山市定居的李旭,总能接到家中亲戚催促他去江苏省徐州市发展的电话,喊他的亲戚中就包括他当时的岳父和小舅子。亲戚们告知他去徐州承包工程非常赚钱。“说那边怎么怎么好,徐州发展得很好。”一直以来,李旭都对传销有所了解,他在鞍山的家位于城乡结合部,在那个年代,有很多的传销窝点遍布其中,此外,他身边就有亲戚因从事传销活动损失惨重。

李旭回忆说,他起初怀疑过亲戚们是不是陷入了传销,面对亲戚们的劝说,他一直犹犹豫豫。“但因为好几个亲戚跟我打电话说没问题,说‘这边好挣钱,你那边不行’,我就相信了,毕竟这些亲戚中还有长辈。”李旭说,加上他想换个环境,于是决定去南方闯一闯,便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下了火车后,一个亲戚和一个女孩来接他,他被带到一个城乡结合部的老旧小区。“一个两室一厅,我去的时候人比较少,他们也说刚搬到这儿来,人住得比较多,条件比较简陋。我想着出门在外,艰苦一点,也有心理准备。”

身边人的热情很快就让李旭有所松懈,在打扑克的间隙,这间两室一厅陆陆续续回来了十几个人,晚上李旭就地睡在泡沫垫上,直至这时,他都没觉得奇怪。事后他分析,同屋人一直跟他打扑克的目的是为了拖延时间不让他生疑。“就想让你疲惫,让你一觉睡到天亮。”

第一天晚上,李旭果然睡得很香。第二天早上,熟睡中的他被同屋人的歌唱、打扫声音吵醒。当天没有被安排去工地,在场的人跟他解释说,由于前几日工地发生了事故,正在进行安全检查,准备带着他先旅游几天。

李旭依然没有怀疑,但那天上午他被带去了一间民房,远远就听到院子里传出唱歌声,同行的女孩告知,这个地方正在举行联欢会,并邀请他一同前往。一走进院子大门,他就看到地上整齐摆放着一排排小板凳,院子里坐满了人,他被推搡着去了中间靠前的位置,“说这个是领导位置请我坐,我还有点受宠若惊呢。”李旭说,坐下时他甚至有点羡慕现场的人。“我当时感到奇怪,这些人过得真潇洒啊,还搞个联欢会,我还挺羡慕。”

联欢会结束后就开始上课了。一名男子上前演讲了一个小时,这时李旭已经感到不对劲,讲课内容和听课人的反应都让他觉得这就是传销,他还和坐在身边的两个人嘀咕了几句,“这就是传销啊。”但没有人回应。

“我一出课堂,马上就说你们不要去搞这个东西,传销啊。他们对我说‘不是,我们就是过来玩的,过两天就上班了’,回去之后又带我打扑克,目的就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李旭说,当天下午,他又被带到了一个居民楼,一名女子又开始疯狂给他输入直销概念,大谈社会的发展。“打工也不行,挣钱少,做买卖竞争激烈,风险大,今天有个六大新兴行业,最后一项就是我们这个直销,是中国老百姓最后一次发财的机会。”此时,李旭对他们的介绍充满了排斥。李旭现在觉得,当时最不应该的,就是答应对方继续考察这个行业七天。

加入传销成为“小领导”

“我当时想着没事,就当是玩七天。我后来想,我这种想法是有问题的,如果发现有问题,应该马上走。”李旭说,当时他还没有洗脑的概念,高看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洗脑的威力。

第三天下午,身边人告诉他有大领导请客。“老总下来了,就把我带到市里一个大酒店,进了会场,好几百人的大会场,他们互称行业人,去了之后,里面掌声雷动,太狂热了。”会场的狂热气氛很快就感染了李旭,他看着一个个“成功人士”走上台去分享个人经历,一下就被震撼了。

由于这次上台演讲的人气质谈吐非常好,他心动的是内向的自己是不是可以在这锻炼锻炼口才。“我就觉得这些人口才这么好,正是我缺少的,我如果在这个行业里面锻炼自己也不错。”

一个个鲜活的“成功案例”摆在面前,让他难以保持清醒的判断力。“他们都成功了,挣大钱了,带着金链子、戒指,穿好几千元一套的西服。”李旭记得,这些“成功人士”每个人都激情高涨,讲到从前经历都会痛哭流涕。“以前怎么落魄,到这个行业怎么改变了,以前很内向,现在口才很好。他们会讲里面的变化,确实变化很大。”这些人告诉会场内的人,他们月收入早已上万,吃住都在酒店,这些生动的讲述彻底让李旭沉沦,于是他有了彻底转变,从进入会场前的不认可到出会场时已经有了参与的冲动。

被洗脑的李旭希望可以抓住这个机会,这个团队还打着当时一家知名直销企业的名号,他便彻底认可了这个行业。“3天就开始认可了,第6天我就交了钱,第7天我就正式加入了。”很快,他就交了2800元的入门费。

李旭在这家传销组织里发展得非常快,他先后拉了自己两个姐姐和朋友进来,两个月后就升职成为一名小领导。

随着李旭职位不断上升,他的团队越来越大。“我进去第三四个月,我小舅子的表哥就做到了B级经理住上了宾馆。”因为看到身边有了成功案例,他更加执着地投入其中。

▲李旭在执法部门打击传销现场,进行反传销教育。 图片来源/受访方供图

解散团队带警察抓了大头目

“时间越长级别越高,你知道的越多,又加上一些老业务员时间长了会消极,好多人拖家带口、卖房子卖地要干这个,到最后有很多人坚持不下去,大浪淘沙被冲走了。我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了很多阴暗的一面。”残酷的淘汰制让李旭意识到里面有一些问题,再加上有业务员跟他反馈,也发现经理根本没有吃住在宾馆,都是租的房子,李旭内心开始对“这个事业”有了纠结和怀疑。

最大的震撼来自于两部条例,2005年9月,《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即将颁布的风声传出,对行业产生怀疑的他偷偷跑到网吧进行了查询。“我就到网吧查了好几个小时,看到两部条例的内容,我特别震惊,一对比我做的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传销,完全符合《禁止传销条例》。”

《禁止传销条例》对传销的定义是: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这些和李旭当时从事的行业内容完全一样。

一直以来,李旭都觉得自己从事的是高尚的事业,在查询完后,他有一种梦想破灭的错觉:“既不崇高,也不伟大,就是传销,一模一样。”那次上网,他还查询了很多行业内幕,无不一一验证了他从事传销的事实。“我这个人是相信法律的,既然法律已经颁布了,我们参与了就是违法犯罪,我绝对不能一条道走到黑。”

解散团队也需要技巧,李旭明白,很多人是抛家舍业在从事这个工作,如果直接告知真相,将会给团队带来动乱。于是他选择先从几位关系较好的同级别同事找突破口,他联系了几位之后,将他们带到了网吧,将查询到的信息一一验证给这些人看,“几个‘领导’做长了发现有问题,只是说一直无从求证,经过一一求证,大家就商量怎么办。”

起初,我先把一些没有业绩、发展慢的人打发走,“没有车票我给你买,没有工作我帮你联系,所以我就陆陆续续放了很多人。”李旭说。

“我走的时候,我把团队瓦解了三分之一。”李旭说,在他和其他几位领导的努力下,他带着警方抓了上面好几个大头目,这之后,他再直接和剩下的业务员电话短信联系,“说这个行业已经立法了,而且我们做的就是传销,全是谎言,而且我们的老总被抓了。”李旭记得,当时团队很多业务员接受不了,“哭得稀里哗啦的,有的还不愿意走,哪怕是个骗局我们都要跟你,因为我们都没有退路了。”

李旭说,团队散了三分之一后,另外的三分之二中有的还蒙在鼓里,有的漏网之鱼换了阵地还继续干。而他也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反传销之路。

▲李旭进行反传销教育。 图片来源/受访方供图

卧底传销组织救人晚上写博客

2005年,李旭从传销团队中出来后去了南京。“没脸回家,跑到南京去了,租了个房子,我准备找份工作,重新开始。”同时,他还在继续举报团队中的漏网之鱼。“我想把全部团队打掉,把这些人都解救出来,在南京的时候,给公安部写了很多举报信。”这个时候他也开始在网上分享自己传销经历,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为大众普及传销知识。

2006年,他选择在家里反传销,“通过电话联系各种人,但是那时候电话费很贵,我每个月电话费都是千儿八百的。”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经济压力。

李旭的母亲一直反对他从事反传销工作,曾经一度想砸掉他的电脑。“她说,你搞传销被骗了,你不重新开始,你还搞这个反传销?我妈经常说,你一个人你能救得了这么多人吗?”李旭说,他当时想的是通过宣传预防,挽救一个是一个。

李旭的文章确实慢慢有了效果,陆续有人告诉他,看了他的文章后幡然醒悟,还有人直接上门求助他,希望他可以帮忙解救身边陷入传销的人。

2007年开始,李旭参与到现场解救工作中,他骗家人自己是外出打工,实则是去解救那些陷入传销的人。李旭先后去了葫芦岛、邯郸、邢台等多个城市。那个时期,他们三四个志愿者一起,正式开始了“反传联盟”的工作。

“2007年去了很多地方,把人解救出来,或者把人控制住再劝说带走,很有成就感,救一个人就是一个家庭,一年能救上百个。”李旭对于这份反传销工作充满了热情,但全职从事这个工作,经济上常常捉襟见肘。“你求助我,我们是不收费的,解救出来了,你愿意给多少就多少,有的家庭困难我们就免费,家庭条件好点的给个千儿八百的。”同时,他有一个志愿者群,他记得有一次在邢台市解救完后到了车站,连买车票的钱都没有,一些志愿者得到消息后,给他打钱后才解除了他的困境。

为了解救陷入传销的人,李旭有时候还要卧底传销组织。2007年下半年,他去广西卧底,花了一个月做调查暗访并同步在博客更新文章。“在北海卧底了好多天,亲自走他们的流程,上课洗脑、演戏,斗智斗勇,最后把求助者的母亲救出来了。”李旭说,他那一个多月的开支就来自网友的捐助。“我也舍不得乱花,住的是10块20块的小旅馆,暗访过程中就在博客写文章记录,白天去跟踪去跑,晚上到网吧去写。”

由于大量时间投入到反传销工作中,李旭常年不回家与妻子产生了矛盾,双方后来离婚。母亲在患癌后做手术他也未能去医院陪同,对于孩子他也有愧疚,觉得陪伴太少。

收到内部证据举报TST庭秘密

李旭说,近年来传销活动不断花样翻新,从传商品、传人头发展到传虚拟概念,从商品领域发展到资本投资、金融理财等领域,从线下聚集发展到线上网络传销。

新型传销借助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开发各类传销App及网站,开始利用智能手机,通过微信群、腾讯会议、手机QQ群、语言聊天室、公众号等社交平台进行传销行为,传销出现了虚拟性、跨地域性、隐蔽性、金融性和更具有欺骗性等新特点。

此次,李旭反传销团队所举报的张庭TST庭秘密的传销模式,在他看来就属于典型的微商多级分销模式,拉人头团队计酬。TST庭秘密通过互联网搭建网站和App的网络传销,这样的案例在侦破时会呈现难发现、难取证的特点。此次针对TST庭秘密涉嫌传销的举报,也是李旭团队在收到内部人士提供的直接证据后进行的。

TST庭秘密涉嫌传销的新闻让李旭再次回到了大众视野中。2021年年底,TST庭秘密涉嫌传销的新闻出来后,上游新闻记者在天津市他们的办公室见到了李旭,那时他正在接听各家媒体的采访电话。他介绍,他们反传销的团队从最初的30多人已经缩减至如今的10多人。

李旭表示,疫情之前,他们的团队以异地解救为主要业务,每次可以收取几百元至几千元不等的费用,这两年因为疫情出行不便,他们从线下转向线上,开始摸索直播、咨询等宣传预防类业务。由于收入骤减,一些员工不得不改行。不过,李旭还在坚持。除了通过一些账号定期更新反传销的文章之外,他也会亲自参与到直播宣传中,通过这种方式,继续他的反传销之路。

上游新闻记者 汪璟璟

免责声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及时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您想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网址: https://www.fcxfcx.com/fcx/2022-11-28/7605.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