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反传销书 反传销书:我的传销日记(三)博取同情

反传销书:我的传销日记(三)博取同情

第三章  博取同情   待我睡到半夜就有人把我给推醒了。我半坐着,见天根本就没亮,月亮的余光还从上面那小窗户里射下来。我不想起来,因为我发现这不是梦。等灯一开,什么都看得…

第三章  博取同情

  待我睡到半夜就有人把我给推醒了。我半坐着,见天根本就没亮,月亮的余光还从上面那小窗户里射下来。我不想起来,因为我发现这不是梦。等灯一开,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了。我仍坐着,负责看我的那男的就推我,叫我要快些,我没给他好脸色看,也并不是因为昨晚他挤得我动弹不得,而是因为我极其不愿被别人强迫做自己不喜欢的事。等他们把鞋放到我面前时,我就慢慢地穿。旁边那人就对我说‘时间观念’,我没理他,继续慢慢穿,终于穿好了就又被带入隔壁的客厅。一进屋,满屋子的人就都冲上来,都抢着跟我握手,口里一直念道:“帅哥,早上好;帅哥,早上好。”我不喜欢这虚情假意的问好,极不耐烦地一一跟他们握手。握完手,他们就让我坐到中间那张小凳子上面,就有人端了洗脸水过来,又递上毛巾说道:“帅哥辛苦了,先将就着洗着脸,帅哥有没有带牙刷牙膏过来哦?”

  我摇摇头,并不想搭理。那人又接着说,“那帅哥就辛苦几天了,等几天就帮帅哥去买去。”一听到出去买,我眼睛闪了一下,抬头望望她,然后继续低头洗脸。那人就立马问到:“帅哥在想什么?”从那诡异的笑容中,似是她已经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并不看她,只回答道:“没什么!”趁洗脸的空隙我偷偷瞄了下门口,却是被那人用身体挡住的,见我头往那边偏,那女的就把门插上门闩,用身体挡住。洗完脸我又坐回屋子的中间,门那边的位置是绝对不敢给我坐的,都是几个比较魁梧的男人,坐我右边的就是那位一直跟在我左右的男的。对于这位带我的人我还是比较同情他的,他跟我提到过他当初被骗过来的经历,说他恨他朋友。他说他来时并不像我,他蹦的老高,桌子掀翻了,凳子也踩坏很多。但因为他朋友知道他的性子,所以事先安排在家里的都是最魁梧的人,十几条都是男的,连女的也没有,所以就算蹦的再高也不敢怎么样,熟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吗,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就学的很快,大概是听了他的那句话。等大家都坐好了,就有人提出要做游戏,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要留些时间去思考我的逃跑大计。但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我玩,所以怎么推脱都是没用,就跟他们一起玩数29的游戏,从一开始,数到29,你可以数一个数字,也可以数2个数字,但绝对不能超过2个,谁数到29或把数字数错了就要唱首歌,之后又重新开始数,就这样每数到29的人都要唱首歌。于是第一轮我就中了,就要求我唱歌。其实对于唱歌我还是蛮喜欢的,但处在这样的环境下,跟这些人在一起,即使再强的欲望都化为乌有了。我就说我不会唱,他们就劝说,也不继续,任凭我怎么说仍是要我唱,见说不过,我就不说,默默看着地上,但他们仍过来劝,说:“就算唱‘世上只有妈妈好’也没关系的,帅哥,唱一首吗。大清早的,你看大家都玩的不开心啊。你唱一首就可以了。”我实在受不了,大声说道:“好了,好了,就唱一首,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很快唱完,虽然唱得很差,但他们仍然猛劲地鼓着掌,之后那游戏就又继续往下了。` 这一轮没有轮到我,是带我的男的,他们叫他何老板,他就唱了一首‘出人头地’,其他人也跟着他唱,像是故意唱给我听的,很有激情,掌声也老高,也不是说他的唱功不行,而是在我听来那歌词写得很没水准,对之嗤之以鼻,没什么好的映像。之后他们就觉得那游戏不过瘾了,就要玩另外的游戏,但刚说到规则时就有人冲进来说:“领导回来了!”只见在座的人蜂拥向门口跑去,去迎接那所谓的领导,并抢着跟领导握手。握完手各自又回到原来的座位,那领导就坐到我前面的那小桌子后面去,桌子后面的墙上贴着一张带碎红花的白纸,那领导的身体就正好放在里面,就像那如来的座位后面闪着金光一样,衬托出人的伟大。我既想笑又不敢笑,就看那领导——这不就是昨天晚上跟我说摊牌的那男的领导吗,原来他就是这个家的领导。后来知道他叫古大。就见古大歪着嘴奸笑着,我不懂他为什么要看着我笑,不知又弄些什么把戏,不过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我的眼神在四处游走,并不与之进行正面交锋。这就引来了后面那长时间的沉默,没一个人说话,好像也都只看着我,给我的感觉就是:我是一只藏在黑暗里鬼鬼祟祟的老鼠,一群硕大的黑猫正襟危坐在周遭,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随时都有可能向我扑来。终于,古大开口说话了,说:“好,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啊!”

  “好!”其他人齐声喊到。

  古大就讲了一个故事,很幼稚的,不懂他想要说明些什么,故事的内容也记得不甚明了。说完故事就问我说:“帅哥以前没起过这么早吧,我想唱歌也唱累了吧?不知道帅哥饿了没有哦——”我没做声,只是强作笑状,表示回应。接着他又自个接着说:“既然饿了,我们就——开饭!”

  ‘开饭’一词一脱口,就见屋里的人冲出门口,只剩我跟带我的人,右边也还有两位也是没动。接着就见到有人捧着盆子、电饭锅,拿着碗、筷,提着瓢进来。一进门那提瓢的就问那捧盆的说:“今天我们吃什么啊?”

  “今天我们吃牛肉炖香菇。”那捧盆的就很满足地把盆放在桌子上。

  那掌瓢的走过去一舀,惊呼道:“哎呀,我们的牛肉呢?”就问那端盆的说:“是不是李老板你偷了吃了。”

  那端盆的忙解释到:“没没没,我没偷吃啊。”就接着问,“今天是古老板做菜的,是不是古老板偷吃了啊?”

  那所谓的古老板忙起身帮自己辩驳:“没没没,我今天煮菜时,有一只很大的老鼠往那边过”边说边用手比划着,起码有盆子那么大,接着说“我顺手从锅里拿了那块牛肉去打,那老鼠就抢走了牛肉。”

  “哦!我们错怪你了。那香菇呢?”屋里的人齐声附和到。

  “我见牛肉都没有了,就把香菇扔掉了。”

  “哦!”大家又齐声附和到。

  我被他们的对话搞得彻底无语,只做沉默状。之后看他们在那里摆碗筷、打饭。等打菜跟插筷的把一碗碗的饭整齐地摆放在小桌子上后,那舀饭的就喊道:“广告牌!”(至于这三个字我听了十几天也没听出到底说的是什么,后来从他们的谈话中才得知的。)拿饭锅盖子的人就回应到“有!”忙起身跑过去把锅盖掀起来,由于太急把凳子也弄翻了,也不管依旧冲上去。待大家又都回到自己座位,古大就用巡视的眼观,来回地看了几周,看每个人的眼睛,不时还露出邪笑。终于,终于古大又开口说话了,喊到:“开饭!”

  ‘哄’大家都冲上去抢饭,还是带我的人跟我还有其他两位留在原位。我见那带我的人,像是觉得有些尴尬,眼神里也充满了迷茫,那时我就肯定那带我的肯定也是身不由己;另一方面又想:这些人该不会是饿的不行了吧。他们先端了饭给了古大,就又有人端了一碗过来,放到我手里说:“帅哥请吃饭。”我接过饭一看——一碗白饭,里面仅有的几片东瓜略显得有些惨白,心里在想:这是人吃的东西吗?又见其他人在交换手中的碗,口里念叨:“合作愉快,合作愉快!”大家就又坐下,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拿着碗,并不马上吃饭,大抵要敲一轮才可以吃饭。接着就听到他们齐声喊道:“领导吃饭,帅哥吃饭,各位老板吃饭,自己吃饭。”

  “帅哥吃饭,各位老板吃饭!”古大接着说。本以为他们要敲一轮的,没想到还只是这样,于是大家就吃饭。没想到他们又冲上去了,筷子、碗撒了一地——原来是为了抢菜盆。抢到菜盆的就问道:“谁做的菜?”

  “古老板!”大家齐声回答道。那人就向前给古老板添菜,说他辛苦了之类的。

  又问:“谁做的饭?”

  “蒋老板!”大家又齐声回答道。那人又给所谓的蒋老板添菜,也是说辛苦了之类的。待他把菜盆放好就又有人冲上去了——这回是把添菜人的碗跟筷放回到他的手中。这才坐下来安心吃饭。我是怎么也吃不下去的,光是看到这些人就没什么胃口,更别提菜了。用筷子在碗里搓了半天,也没搓出什么,居然还听得到旁边的老板说:“今天谁做的菜,好烧哦!”我一听,用鄙视的眼观看了看,想着:好假啊!就听到古大又开始说话了:“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啊。”

  “好!”屋里的人齐声喊道。

  古大就开始讲故事了,讲一个人先看不起另一个人,最后另一个人就靠自己的双手做出了成绩,最后那另一个人又过来巴结他之类的。那故事说多假就有多假,八成是他们自己编的小故事。你说编吧也得编得有些水准,这样的故事真的是听得我反胃,有幸吃的不多,每个人才一碗饭。我本连这一碗饭也免了,但旁边的老板就跟我说要‘理财’什么的,说的我更难受。倒是转念一想:如不吃饭那就没力气逃跑了,索性还是吃了罢了。令我没想到的是,那故事说了一个又一个,领导说了老板说,老板说了另外一个老板说,一顿饭说了5-6个,我倒是因为觉得难吃,其他人却硬是捧着个碗,干巴巴地瞪着眼看那说故事的人,对那些反胃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眼睛都不眨一下,几个故事下来,一碗饭竟还未动过。

  古大很快吃完,说:“帅哥吃好,各位老板吃好!”之后就起身离开。就忙有人为他开门,鞠躬哈腰地送走了领导。我在想:你们这群人笨啊,古大肯定是出去吃好的了。于是屋里的人继续吃,吃到最后就剩下一些辣椒,我是不打算吃了,旁边的老板见了就又说了:“帅哥,要理财哦!”我用鄙视的眼观忘了他一眼。负责带我的人就问:“你不吃辣椒啊,给你推荐人吃啊!”说白了就是要整我推荐人,帮我出气。我心里倒是觉得爽快,但又觉得不好,只笑笑。他就代我行之,回来对我说:“应该的,以后有辣椒都倒给你推荐人。”我是很佩服他的,想着:等逃出去时,我一定救你出去。我推荐人接过辣椒,却仍嘴硬,说:“嗯,我最喜欢吃红枣了,这红枣好烧!”刚开始不知道,后来想想才知道,原来他把辣椒比作红枣了,听得我牙痒痒。

  吃完饭其他老板就要我先放碗,我就把碗放在小桌子上,筷子架在腕上。‘哄’一家子的人都冲了上去,把那筷子从碗上拿下来放在桌子上。那带我的人就说,筷子要放在桌子上,不要放在碗上。

  我很疑惑,就问:“为什么?”

  他等了等说:“继续考察。”之后就不说了,我也不好勉强,大概他也有难言之隐。

免责声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及时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您想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网址: http://www.fcxfcx.com/shu/2018-05-03/953.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