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解救案例 霄云反传销:徐州劝说传销受害者纪实

霄云反传销:徐州劝说传销受害者纪实

    大家好,我是霄云反传销,我这次劝说的地点是徐州。当我匆匆赶到汉口火车站,坐上下午6点多去徐州的火车,忙忙在拥挤的人群找到自己的座位时,内心不知为什么每次…

    大家好,我是霄云反传销,我这次劝说的地点是徐州。当我匆匆赶到汉口火车站,坐上下午6点多去徐州的火车,忙忙在拥挤的人群找到自己的座位时,内心不知为什么每次出去都带着一丝酸楚,我靠在座位靠背上闭目养神,车上嘈杂的声音根本睡不着,又是一夜的无眠了。

    座位的对面是一个年轻女人带着刚满周岁的小孩,小孩十分地活泼好动,不知是人多热闹的原因,这小孩总是不睡觉,我趴着想休息下,小家伙就抓我头发,折腾我连休息片刻的时间都没有。这小孩还不怕生人,要我抱,望着那可爱的样子,还想抱着逗小家伙玩。由于小家伙的妈妈给她喝了冷牛奶,小家伙吐了我一身的,还真是无奈,我只好去用水洗下,本来就冷加上湿湿的衣服还真难受。到了晚上12点多这小家伙才睡觉,我也就能休息下!

 
    在第2天零晨4点多到徐州,打电话求助者小苗来接我,身上的湿衣服还没干,加上徐州早上温度很低,站在出站口等小苗,感觉还真有点冷。一会小苗过来了,还是简单的问了下情况,因为以前就和小苗聊过很多,基本上一些情况都了解:“小苗的父母和妹妹都在广东高州做连锁销售,投入了3万多块,现在妹妹已经回来,可他妹妹蒙蒙现在还想去,倔强的很,希望我去劝说蒙蒙放弃并且还配合他骗他父亲回家。”小苗大学刚毕业一年在徐州市做销售,可是脸上透着精明老练。他详细的和我说着情况,并带我到旅馆休息。我由于一晚上没休息,我躺在床上休息了3个小时,起来和小苗去找劝说的地点,我们找了个餐厅的包间,一切准备好就等蒙蒙来。
 
    在中午11点多时候,蒙蒙来了。蒙蒙是一个典型的徐州女孩,年轻漂亮但是脾气倔强,看人总带着很强的戒备心,虽然小苗说我是他的朋友,来徐州跑业务,刚好约好一起吃饭,于是蒙蒙自然和我们一起吃中饭。可蒙蒙还是很怀疑我的身份,在吃饭过程中我慢慢引导,从一些轻松的话题慢慢说到所谓的行业,说到行业时候蒙蒙总是在回避,我只好激起她的说话欲望,说一些她必须回答又特别想了解关于行业的话题,慢慢的蒙蒙也打开了话匣子,我耐心的解答着每个问题,分析着蒙蒙的每个观点。我从什么国家行为暗中扶持慢慢说到赚不赚钱等等一些问题,经过接近3个多小时的劝说,蒙蒙答应我不会再去了,并且答应我配合她哥哥小苗骗她父亲回来,我心情也欣慰很多,知道劝说基本上结束了。我们3个饭后一起到对面的公园逛逛,我们坐在公园椅子上又慢慢劝说,再一次蒙蒙当着小苗的面答应不会再去,会好好协助小苗叫他们父亲回来。在蒙蒙回答后,也宣布我这次成功了,我也和蒙蒙在公园留念合影。
 
    在公园时候,蒙蒙的朋友要她一起去玩,我们送走蒙蒙。我和小苗一起去火车站买回程的车票,在路上交代了一下后期的工作,同样的照了张徐州火车站 照片留作纪念。
    小苗是从公司特意请假回来办理这件事情的,现在有事情需要去忙。我们道别时小苗说了些感谢的话,后来我在候车厅等了下,也踏上了回武汉总部的列车。我与小苗蒙蒙约好,用方式方法“诱骗”他们的父母回家,我再次来帮助他们劝说。
 
   几天后,我接到小苗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父母已经在回徐州的车上。
 
   11号2号再次去徐州,去的时候我专门到网上查了下徐州的天气预报,看到这几天天气要转冷,可能要低到零度以下,徐州求助者小苗还特意打电话过说这几天要变天,一定要我多穿些,我也就特意多穿了几件衣服。在火车上还真有点闷热,当火车向北行驶到后半夜,车厢里的温度开始低了下来。
 
    凌晨4点多钟我到了徐州一下车,才真正感受到车外温度低的可怕,风还很大,看到地上结的冰才知道已经到了零度了。我被冻得抖了半天,才慢慢适应过来。打通求助者小苗的电话,不一会儿小苗到了,虽说天很冷,但每次我一看到求助者时,心里都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当我们人在外地时,也只有求助者这一个朋友了。打过招呼后,小苗说,今天温度零下二度,北京已下雪了,我们匆匆地到旁边的一个饭店里吃了早饭。吃完后来到了小苗住的旅馆里,谈起了小苗父母的事。小苗的妹妹在劝说下已经悔悟,答应不会再去广东省做那个所谓的“事业”了。现在他们一起想办法把父母从广东那边叫回来。他的父亲现在是个主任级别,已做了四个多月了。他说父母一起要在下午回到徐州,小苗分析说父母这次一起回来,第一要劝说他再过去考察几天;第二呢,可能要多跑跑自己的人际关系,再拉人过去一起做传销。他说,他父亲做得是“高起点”,为这“连锁销售”已经投了3万多元,不能再继续做下去了。但父母却很固执己见,觉得这行业太简单了,这都做不成功,还有什么事能成功。一切的说法和深陷于传销中人的思想一样,现在父亲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太好,很担心他们的身体。
 
   为了能把劝说成功率提高,我们谈了一上午,把他家的情况摸清楚了。下午12点多,我们去接他的父母,我看到了他的父母。寒喧过后,我们坐车去了小苗的家。小苗的父亲是个很好交朋友的人,对朋友很是照顾热情。当天下午,我和他聊了起来,后来和叔谈起了他现在做的这个“行业”。和以前预料的情形差不多,我们很能谈得来,在谈话中我感觉到了,他现在做对这个行业很是痴迷,觉得别人能上平台,自己也一定能行的,也能赚到很多钱。但具体自已要怎么走下去,很是茫然。我慢慢把行业中以后要遇到的问题给他说清楚,再慢慢把内幕给他讲清楚。他听着听着,脸上不自觉的开始红了起来,我知道他是心情很激动,内心很乱。探讨了几年小时后,他开始问,这所谓的“行业”到底是什么呢?我开始提起了这“连锁销售”的前世今生,最后当提到了法律时,他才知道了这所谓的“行业”是多少可怕,但还是不太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当天天已经很晚了,我在小苗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和小苗的父亲又谈了几个小时这方面的问题。在后来,我谈起了他的家庭。叔说,他们家以前在村中外人眼中是非常和睦的,孩子们从小就懂事,和和气气二十多年,觉得很是幸福。但自己自迷上了这东西,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反正也是很怀疑,家中人不支持。自己又找不到真正一个明白的人问下,在那里面又限制了你的思维,一个级别只能知道一个级别的事,让人很是郁闷,现在算是明白了不少。我为了让小苗的父母能真正明白,下午,我和叔和小苗去了当地镇上一小网吧,当看到我所说的一切都真正呈现眼前时,小苗的父亲真正明白了。当看到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时,我心中的悬着的石头才慢慢放了下来。接下来,我找个机会和小苗把后期工作的事和他说清楚,让他多关心关心他父亲。
 
    看到一切都已达到预料效果,在小苗感谢声中,我匆匆地坐上公交车回到了徐州,买上回武汉的车票。当火车徐徐开动的时候,我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我祝愿小苗一家能合家欢乐,万事如意。
免责声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及时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您想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网址: http://www.fcxfcx.com/jiejiu/2013-09-06/400.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