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打传新闻 进入亮碧思传销那段时间,我仿佛做了10个月噩梦!

进入亮碧思传销那段时间,我仿佛做了10个月噩梦!

亮碧思辞典 藏宝图:亮碧思发展下线的数据库,可能发展人员的详细信息,包括信任度、爱好、城市、职业、工作地区、收入、婚姻情况、家庭情况、性格、志向、优点、缺点、需求点和跟进情况。 邀…

亮碧思辞典

藏宝图:亮碧思发展下线的数据库,可能发展人员的详细信息,包括信任度、爱好、城市、职业、工作地区、收入、婚姻情况、家庭情况、性格、志向、优点、缺点、需求点和跟进情况。

邀约:鬼人邀请P仔来香港看货源、考察生意、参加招商会或看演唱会的行为,被称为邀约。

TUP:Tell Up的简写,指在新人面前,对亮碧思生意或是高层领导表示尊敬、高调夸奖,使得新人对亮碧思和团队感到敬畏和欣赏。

P仔:ABP里的P,亮碧思的潜在发展对象,在香港考察的新人。

鬼人:从“贵人”演变而来,对P仔摸清底细、联谊、邀约。

拆负面:为公司负面找借口,例如说是同行枪手行为等等,减轻新人疑虑。

打雾:指去向公司前辈请教问题,讨教经验。

联谊:指去各种高级场所、KTV、酒店同潜在发展对象促进情感和交流。

旁线:另一个鬼人带的P仔或是新人38,旁线之间不允许聊天,怕传负面。

2018年7月初,有网友向本刊新浪官方微博“中国直销杂志”询问:“诗贝朗是否为传销?”于是,本刊记者顺着诗贝朗一路顺藤摸瓜,查到了臭名昭著的香港传销公司亮碧思。

在调查中,本刊记者发现无数的“反亮碧思传销群”,很多群里面的受害者人数几乎接近2000人的上限。

而就在这么多受害者的呼吁和维权之下,亮碧思仍旧在中国市场持续着十多年的违法行为。

亮碧思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

在一个维权群中,一位化名叶子的受害者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讲述了她自2015年开始接触亮碧思的真实故事,她的故事也成为所有亮碧思受害者的一个缩影。

2015年,叶子跑在外面的世界,忙于邀约和联谊,有点迷迷糊糊,似醒非醒。她身体自由,思想和灵魂却被软禁。

2015年,在那半长不短的睡眠里,叶子做了场为期十个月的噩梦。

下套

叶子又换了好几份工作。

毕业后来到深圳的这几年,叶子过得不大满意,工资跟不上开销,爱情也很快破裂,她有点找不到方向,直到初中同学夏冰的出现。

2015年3月的某天,夏冰突然发消息说自己和生意伙伴一起来罗湖玩,叫叶子也一起去。

那晚老同学一见如故,叶子几乎把一切都倾诉给夏冰,那些生活中不顺的,职场上受欺压的过往,还有那虚无的梦想。

那时,叶子哪知道夏冰并不是真的关心她,只是为了吃透她的生活,抓住痛点,填好藏宝图。

朋友圈里的夏冰总是衣着光鲜,和一群伙伴出席各种高级会所,溢出屏幕的美食与美酒,时不时的游山玩水,令叶子羡艳不已。

夏冰偶尔提起自己的生意不错,带着些许神秘。

夏冰开始隔三差五找叶子一起出去唱K、吃饭,有时也带着同事和领导一起。

同事说起他们的港货生意,赚钱多人也自由,轻轻松松就买房买车孝敬父母。

叶子愈来愈好奇这门生意,夏冰也有事没事的叫叶子去香港看看货源。

但每每问到生意具体的操作、货源的牌子,夏冰总是含糊其辞,只说是去香港拿货后寄给客户。

叶子自认不会如此简单,但夏冰就一句话,“这么大的生意一两句话哪能说得清楚,去香港考察一圈就全明白了。”

叶子虽心有疑问,但还是按捺不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推掉了手头上的工作,答应了去香港考察的邀约。

2015年5月5号,叶子向公司请了假,正式踏上了“东方之珠”香港之程。

陷入

初到香港,叶子本想自己直接去公司或是酒店,但夏冰怎么都肯不告诉她公司名称和地址。

没一会儿,夏冰来了,收了叶子3000元现金,是在香港5天的费用。夏冰说,“手机别连香港的WiFi,很不安全。”

夏冰说旺季酒店不好订,带她去的是个掉墙皮的小旅馆。

叶子也不太在意这些,毕竟重要的是考察生意。

当夜夏冰和张姐带叶子去铜锣湾吃宵夜,张姐是叶子的领导,30多岁,夏冰一举一动都很尊敬她,“张姐很厉害,每个月收入几十万,你要好好向张姐请教一下。”

张姐笑着说,“夏冰很看好你的,好好表现,争取拿到公司加入名额。”

直到后来叶子才知道,这种在自己面前表现出尊敬和抬举对方的行为,叫作TUP,好让自己敬畏对方。

第二天,夏冰带着叶子来到怡和街瑜景楼前,郑重其事地说手机要静音,等下虚心向前辈们学习,弄得叶子紧张起来。

一进门,这幅景象愣是吓了叶子一跳:一大帮人坐在一起,台上的讲师激情授课,听课的人大声喊着“冉阳神话,直销天下,Oh yes!”。

这不是传销吧?怀疑的念头在叶子脑海中中闪过。

还没等回过神,张姐就立刻过来做产品介绍,有精油、珠宝、化妆品、香水、奶粉、红酒、手表、保健品等等,并称“法国进口,独家授权,总部在香港,全球有40多家分公司”。

这家公司就是亮碧思。

//////////

叶子并不知道亮碧思,想着来都来了,就了解一下吧,大不了到时候不干。她每天的时间都被塞得很满,丝毫空隙都没有。

亮碧思先是安排新人不间断地上课。

上课座位分布也是一门学问,和叶子一样来考察的人很多,被称为P仔,像夏冰一样邀请亲戚朋友参观的被称作鬼人。

鬼人要观察仔细并且不动声色让P仔之间隔着旧人坐,以旧夹新,以防新人之间互相讨论或是传负面,影响洗脑效果。

叶子记得有堂课,每个人都要上台自我介绍,也称“插旗”,“大家好,我叫某某”,台下的人会像打了鸡血一样高喊他的名字三遍,然后继续介绍曾经从事行业、保荐人等等,每自我介绍完一句,台下都会整齐地喊“是!”

亮碧思课程的洗脑程度是循序渐进的,最初是老师讲个人经历和感人故事,以前生活困苦,做亮碧思后收获财富和友情,产品实力强大等,接着针对不适应环境和有反感心态的新人,使其放下心理防备,接受亮碧思。

亮碧思洗脑课程由浅入深,使新人慢慢放下防备,接受亮碧思。

第二天讲亮碧思奖如何切大盘:

交5000港币获得经营权,提货打八折,成为20%经销商;

投资62587港币成为38%的伯爵,可提84540港币的货,提货打62折;

推荐一个朋友成为20%的经销商奖励5000港币,相当于消耗自己货源,当朋友成为38%伯爵奖励14361港币,当朋友也推荐成功其他人切大盘,你能拿4000港币;

当你推荐五个人切大盘时就齐架了,连续3个月做满100万港币业绩就成为41%侯爵;

同理,当你手下有五个侯爵就可以挑战42%勋爵,以后月入10万元以上,什么都不用干。

按照老师的话来讲:“到那个时候,你没事讲讲课、参加活动就行了。每个月有稳定的6位数以上收入进账,抽一天时间去香港拿支票就行。买房就像买菜一样随便,换车就像换鞋一样随便。”

第三天的课程,亮碧思玩心理战。

由亮碧思高级领导人出面,为全体P仔拆负面、给信心,“现在这种MLM模式是为将来铺路,在香港是完全合法的,在网络上看到亮碧思的负面信息,是因为公司过于强大招致同行嫉妒,故意制造虚假负面,大家看到应该高兴,说明我们做得很成功!”

课程的最后还会举办一个仪式,所有保荐人起身握拳发誓,对新朋友许下承诺,一定会帮助其赚到钱。

//////////

亮碧思这几天的课程都是由41(侯爵)和公司高层所讲,讲课过程中饱含激情,台下更是万分配合。

特别是讲到利润算法时,算到月收入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时,全体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甚至还讨论起用这笔钱做什么,人人发言畅想未来。

课程以外,叶子总被鬼人拉着向各位前辈打雾,不停请教当初为什么做这盘生意、加入后有什么好处、产品好不好、怎么看待这个模式等。

叶子的手机可以在香港上网,每次她拿起手机时41总是很紧张,特意和她聊天打断她,不给叶子留有空隙喘息。

就连睡觉前都有41来谈心,问叶子这门生意了解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和不懂的地方,像家人一样亲切耐心地讲解,并坚定地看好叶子,觉得她能成大器。

有一晚回到房间,鬼人要求叶子写对未来的期许以及想要加入亮碧思的决心和目标。

叶子用心的把从小到大所经历的全都写了,过程中叶子几次落泪,一直到快凌晨3点才写完。

但是写的时候,不能涉及到亮碧思公司、产品、制度和团队等。

不得不说亮碧思的整套洗脑流程是很成功的,叶子渐渐消除疑虑和困惑,一心想成为亮碧思的一员,为摆脱过去混乱不堪的生活,指望亮碧思为人生带来新生机。

煎熬

5月9日,叶子回到内地。

几个41和鬼人带叶子等新人去了罗湖玛雅城水疗会,叶子先是交了5000港币成为20%经销商,41让她列个筹钱名单。

要想成为38%伯爵要再交62587港币,加上吃住等各种费用,至少要拿出8万人民币。

叶子哪有什么钱呢,本想实话实说向朋友借钱,但鬼人和41不准,“这样说的话别人不仅不会借钱给你,还会破坏你的网络。你就说,不在原公司做了,出来接老客户的私单,已经拿到订单并找好经销商,客户付了30%的定金,剩下的钱需要你先垫着,所以需要钱周转一下,千万不要提到亮碧思和产品。”

叶子乖乖按照41教的方法,向朋友借了2万多元,又向父母借了3万元。

鬼人叫叶子把借到的钱先转给领导以表诚心,叶子也听话照做了。

之后,叶子陆陆续续借满了8万元,切了大盘,又把之前的工作辞了,成为了亮碧思新38。

后来叶子还见过老师们更厉害的激将法:“你家人被绑架,要6万多元赎回,请问你会尽力借钱吗,还是你喜欢被撕票?”

至此,叶子彻底投入亮碧思的梦里。

//////////

她被要求和鬼人、41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住在罗湖出租房里,房间很小,房租却要交2000元。鬼人告诉她这是一种团队文化,挤在一起方便大家交流。

“做这盘生意,最重要的是要会装逼。”一位41说,首先要改变形象,把旧衣服全部扔掉,买一些看似有档次衣服撑起门面。

然后就是“画藏宝图”,把所有认识的人都列出来,无论熟与不熟,把信息填好,空缺的地方要亲自了解。

亮碧思有一套堪称最完美的ABP 流程:

A一般是41侯爵、42勋爵或者经验丰富的38充当大人物;

B是38伯爵,具有桥梁的作用;

P是准客户,要紧紧抓住的对象。

B协助A和P聊天,适当TUP A,并观察P的情绪和面部表情。假如新人出现抗拒、排斥,B和A会轮番对其谈话,起镇定和压场作用。

这套流程万能的应用于亮碧思联谊的过程中。

叶子发现亮碧思团队日程如下:

学习

早上10点钟集中开会,在住处或麦当劳、星巴克、肯德基等地。新人旧人分开,新人主要是学东西,旧人总是挨骂,大概内容是“为什么没有P,为什么不约人出来联谊,为什么约不到人去香港”。

下午分开行动,新38不可以独自行动,怕被负面。

联谊

用以辅助38搞定P仔。联谊一般会搞些活动,比如爬山、野餐、烧烤、短途旅行、唱K等,同时拍照发朋友圈,38约P仔参加活动,用“爱”温暖P仔。

第二种方式是38单独跟P仔吃饭、喝东西、逛街等,聊天过程中了解对方的情况,摸清底细,再针对性地带41和他聊,放大对方危机,用圈子、人脉、货源、金钱吸引对方。

邀约:邀请去香港了解市场、看货源。

帮忙:帮其他38联谊,充当桥梁的作用,TUP这门生意和38。

增值:出门认识陌生人,用各种方式搭讪,留下电话或者微信;或是用各种社交软件添加陌生人好友,聊熟后约出来见面。

越了解这个过程,叶子越觉得奇怪,为什么不教如何卖产品,反而只学着去套路别人呢?

直到后来叶子才知道,亮碧思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产品不能拿出去卖。

//////////

就这样好几个月过去了,叶子必须要去参加各种联谊,每天不停地开会,挖掘下线,抓住别人的痛点和弱点,高调的在朋友圈吹牛发照片,跟陌生人找话题聊天……

但这都不是叶子想要的,何况还经常被别人说成“传销分子”。

她想过离开,但无奈自己已经下了血本在亮碧思里,借的钱和刷爆的信用卡都等着她来还。

叶子一直没有邀约到人,于是41教她算另外一盘数,叫做套架。

就是叫叶子再投资25万元,以爸妈、亲戚的名义买5单跟自己的38,以后约到人再放爸妈下面,上41聘级。

这回叶子没答应,因为她算了下,就算上了41也并没有传说中的月入十万元。

叶子的周转资金8月份就花光了,大家叫叶子套信用卡,一些用来还朋友,一些自己用,最后信用卡欠了五万多,支付宝花呗、借呗欠了两万多。

叶子长期没收入,银行每天打电话追债。

叶子有点没想明白,自己何时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清醒

后来,事情闹得有点大了。

叶子的信用卡未还款逾期三个月,银行正式向法院申告。

叶子不知所措,41和鬼人说,“银行吓唬你的,欠几千万的才抓,你那几万块算什么,人家喝茶都不够,你就跟家里耍赖皮,让家人帮你还。”

叶子听到这些,心灰意冷。

2016年1月,法院的一纸传票寄到了叶子家。家人生气又担心,亲戚朋友也猜到叶子在搞传销了。

叶子离开的心意已决,但亮碧思团队生怕叶子不做了,鬼人和41们还在纷纷教她如何骗家人还钱,让她再继续坚持做亮碧思,成功已经不远。

叶子爸妈拼了老命向亲戚借钱,帮她还了一部分欠款。叶子这才突然看清了这场亮碧思的白日梦。

2016年1月底,叶子在KTV联谊的时候找个借口跑了出来,行李也不要了,直接回了家。

亲戚告诉她,父母着急得一夜白头。

亮碧思团队一直告诉叶子会全力帮助她,但最终结果就是帮助叶子负了20多万元的债,毁掉了叶子的朋友圈,最终为她收场的只有家人。

那时正值2016年农历新年,叶子家也算是被亮碧思摧残得支离破碎。

叶子精神涣散,退出亮碧思后,她在多少深夜仍旧梦到这盘生意,梦到亮碧思,然后哭着吓醒。

在亮碧思十个月,叶子没有一秒钟能够真正的笑出来。

她总是感觉很累,学到最多的就是说谎,每句话都是假的,每个动作都具有目的,每个人都带着虚伪面具,每一天都在联谊、聊天、陪笑,装作有钱的样子。

后来一个同学问叶子,“先不说赚不赚钱了,那段时间你过得开心吗?”叶子哭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挣脱亮碧思,是一种自我的挣扎与救赎。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后记

本刊记者从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ICRIS)查询到,亮碧思的公司编号为0247809,简称DCHL,全称为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成立于1989年4月7日,曾用名伟鸿基(国际)有限公司,2000年11月29日更改成现用名,总裁黄树雄。

根据多位受害人所供资料,得知亮碧思旗下有6个团队:

明晟,简称FC,成立于2002年,团队8000多人,常活跃于广佛东莞及珠江新城一代地区;

诗贝朗,简称thy123,主要活动在珠海地区,2008年成立;

百丽,简称BV,在深圳、广州、增城、东莞、珠三角开展传销活动,成立于2016年;

卓越亚洲,简称BG,2014年成立;

盛朗,简称DC,2016年成立;

胜利古堡,简称SGB,也在深圳发展下线。

据悉,百丽、卓越亚洲、盛朗和胜利古堡原均属于亮碧思旗下的冉阳团队。

2014年,冉阳为了躲避负面先后将团队改名并分支成现有团队。

2013年,thy有十几个42公爵被警方抓捕,才改名为诗贝朗thy。

总的来说,亮碧思依仗着香港的贸易自由和相对宽松的法律,以香港考察为诱饵,邀约至香港进行为期3至5日的高强度传销洗脑,躲负面,改名换姓,换汤不换药,羽下一波未灭,一波又起。

//////////

根据本刊记者掌握的资料,亮碧思至少从2000年改名开始,就采用了类似上述文章的销售方式。

18年来,亮碧思从来没有在中国内地申请过直销经营许可证,而是一直以到香港考察的方式欺骗内地受害者。

2017年7月11日,深圳公安福田警方追查亮碧思传销案,涉嫌金额达2亿元,共抓获25人嫌犯。但这只是亮碧思内地市场和涉案行为的冰山一角。

亮碧思内部盛传着这样一句话:“踩死几只蚂蚁不要紧,只要不把蚂蚁窝给踩坏就好。”

是时候把蚂蚁窝踩坏连锅端了。

△来源:《知识经济·中国直销》2018年8月刊,原标题为《亮碧思 十八年梦噩剪不断》。

免责声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及时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您想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网址: http://www.fcxfcx.com/fcx/2019-04-03/1122.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