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打传新闻 传销是怎么洗脑的?传销是什么?

传销是怎么洗脑的?传销是什么?

   好多人说传销到底是什么啊?说不清楚,但都知道传销中会洗脑,到底是怎么洗的?也说不清楚,但总觉得很神秘。其实说到底无非就是提高人对金钱和地位欲望,只要勾起了…

   好多人说传销到底是什么啊?说不清楚,但都知道传销中会洗脑,到底是怎么洗的?也说不清楚,但总觉得很神秘。其实说到底无非就是提高人对金钱和地位欲望,只要勾起了这两个人性最大的弱点之后,其他都是拉感情套近乎江湖话了。

   接下来,我们看看曾经CCTV电视台采访的节目里录制的原版声音打成文字的内容吧。

   主持人(敬一丹):我们在节目当中曾经揭露过传销组织一系列骗人的教材,了解到他们是如何分析人们的心理去制定骗术的。在欺骗活动当中,他们的骗术能否行之有效,屡试不爽呢?我们的记者采访了几个曾经参加过传销的人员,其中还包括传销组织的小头目。他们幡然悔悟以后,愿意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诉人们传销组织的内幕和骗术。 



    现在的传销组织已经全部转入地下,一般10人左右组成所谓的家庭来活动。我们采访的对象就是这些家庭中的家长,也就是说,他们既有被骗的经历,又有骗人的经历。我们先看看他们都是怎么被人骗来的。 



    记者范本吉:当初你的朋友叫你来的时候,跟你怎么说的? 



    传销人员黄雄伟:他说,你现在那个大排挡生意不是怎么好,叫我过来到这边看一下。这边这个餐馆能不能做那种,还有这边海鲜还可以的。 



    传销人员张兵:叫我过来跑电脑,跑电脑业务。 



    传销人员张丰平:他说跟我在这边一个手机厂里,底薪有两千多。 



    记者范本吉:叫陈江华来的口气就更大了。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说桂林那边的海鲜非常好做,一年至少有一二十万的收入。 



    记者范本吉:就是因为原来你是做海鲜的,他打电话给你的时候,还说那边做海鲜?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对。 



    来到广西住下以后,他们都被安排去听课,这是洗脑的第一步。 



    传销人员张兵:开头讲什么电脑马桶座,我感觉到还有点像,最后越听越不像了,自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记者范本吉:你从什么时候听到哪儿感觉不对劲的? 



    传销人员张兵:就听那个奖金分配制度。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听了一堂课,我说这个是传销,然后他们跟我讲,他说这个是新生事物,不是传销,但是性质上跟传销有很多相同之处。 



    记者范本吉:不用传销的名字,他们用什么名字呢?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加盟连锁。 



    听了课,就会明白要干的事与来时说的不搭界了。接下来就是撕下伪装,也就是摊牌。 



    记者范本吉:摊牌以后大致是一个什么反映?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震惊、迷茫、愤怒。 



    摊牌后这些反应早在传销组织的预料中,下一个步骤就是跟进,新人面临的就是传销组织的轮番轰炸。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在那种地方,你就是金刚之身,就是说你也没有办法逃脱掉,除非你马上跑,如果你待在那边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天两天,你所有脑里的东西,以前所有的观念都被洗掉了,洗净一空了。这是一种很可怕的,你自己觉察不出来,本来你觉得这个东西,起先你觉得很厌恶,然后最后你就觉得这个东西挺好的。 



    记者范本吉:听完了以后,你相信了没有? 



    传销人员张丰平:开始不相信。 



    记者范本吉:后来怎么相信了呢? 



    传销人员张丰平:因为他们很多人嘛,很多人做出一些级别,表面看起来有点钱那样子。 



    应该说传销组织尽管使尽骗术,但最终能奏效的还是暴富的神话。 



    传销人员张兵:因为原来工作不是很好的,工资不是很高。那么来到这里,希望通过自己干一番事业出来,通过自己的努力。那么这里面的人能够满足他的目标嘛,那种梦想,就投入了。 



    这些原本生活不好的人禁不住诱惑,而原本有着不错收入的陈江华呢?也没能够抵御住这种诱惑。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我整整考虑了七天七夜,我在这个做和不做,我一直在反复考虑。我说我如果做了,我会怎么样呢?我就要把原有的事业放弃掉了。但是人在那种地方,就被那种暴富的观念,想发大财的观念,被它紧紧地围绕住了。 



    没能拒绝发财的诱惑,被说动以后,他们开始向家里要钱。 



    记者:跟老爸老妈要钱的时候,跟他们说实话了没有? 



    传销人员张丰平:没有。 



    记者范本吉:你跟他们怎么说? 



    传销人员张丰平:我跟他们说,我要五千块钱过来开一个维修店。老爸老妈看我出来打工也两三年了,也挺支持我,就寄给我了。 



    传销人员张兵:当时我跟家里面,我说我在这边做海鲜生意,跟朋友一起合伙。 



    记者范本吉:那就是说骗朋友来,你要欺骗他,跟家里要钱就骗家里? 



    传销人员张兵:是。 



    记者范本吉:公司把这种完整的骗的方法,都教给你们了吗? 



    传销人员张兵:通过一些课嘛,通过一些平时的一些交流,就这样传下来的。 



    加入了传销组织后,他们开始进入了第二个恶性循环,开始邀约别人了。叫人的方法按照教材上的要求如法炮制。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有些人他不是天生下来就是会骗人的,然后做了传销以后,你就好象成了一个天生的骗子。 



    记者:对这种原来就比较老实、笨嘴拙舌的不会骗人的,你们怎么办? 



    陈:就慢慢地一步一步一招一式的,甚至一句话慢慢地来教他,然后还要叫旁边的那些人,就像一种大家经常坐下来沟通,还有讨论怎样来骗人这样的。 



    记者:大家每天讨论沟通的就是怎么骗这件事? 



    陈:对。首先第一天的头等大事就是让你学会怎么样去骗。 



    记者:教材上关于邀约人这一快,是怎么说的? 



    陈:第一不许讲实话。然后要用那种很大的语气,就说我很兴奋,我在这边混得非常好,就是用这种语气把他们骗过来,就是用善意的谎言骗他们过来。 



    记者:骗来再说? 



    陈:对。比如说我现在在桂林,先把你弄到桂林来再说。 



    被他们骗来的人,都是他们最好的朋友。骗来后又被传销组织按照程序要求去洗脑、传授骗术,但不是所有的人都会顺利入伙的。 



    记者:实际来了,他听完讲课以后,他马上就感觉到这是骗人的传销? 



    传销人员张丰平:对。 



    记者:但这个时候,你们大家一起做他的工作? 



    张:对。 



    记者:你也跟着做工作? 



    张:我这些不能跟他说太多,因为是我骗他过来的,说他他不相信,就由别人对他说。 



    记者:让周围的人来给他说? 



    张:对。因为他们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的,这样子说。 



    记者:这些周围的人围上去说,在你们教材上说,是不是就叫跟进呀? 



    张:对。 



    记者:最后直到说得他心动了,掏钱了为止? 



    张:对。 



    解说:尽管传销组织费尽心机传授骗术,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骗来下线的。 



    记者:现在你叫来的朋友,你的朋友不能再继续往下骗了,他怎么办了? 



    传销人员张兵:他回家了,我只得七百块。 



    记者:你赚了七百块? 



    张:就是。 



    记者:你的朋友呢? 



    张:他就回去了。 



    记者:赔的是三千九百块钱,外加路费、时间对不对? 



    张:嗯。 



    记者:你觉得像他这种,像你叫来你朋友,他来一趟北海这个经历,他算作不算作是被骗? 



    张:被骗了。 



    记者:被谁骗了? 



    张:被我骗了,被公司骗了。 



    记者:回去的时候,他得到了什么? 



    传销人员张丰平:什么都没得到,只有一个教训。 



    被他们骗来的人,没有再骗到下线,只能落个血本无归,这些人就构成了传销组织的最底层,他们在传销组织里永远是最多数。我们在各地看到的情况都是如此。 



    传销人员:我来接近两个月了。 



    记者:那这两个月以来,你花了多少钱呢? 



    传销人员:六千多吧。 



    记者:六千多? 



    传销人员:嗯。 



    记者:那你挣了多少钱呢? 



    传销人员:我一分钱也没挣到。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传销只有千分之三的那种成功率,就是说一千个人只有三个人才能稍微赚一点钱。 



    传销之路如此困苦,他们干嘛抛家舍业来加入传销呢?在采访中我们发现,被骗者中绝大多数人,都有一种迫切改变现状、迅速致富的要求,传销组织就是看重了、摸准了这一点,投其所好,设下陷井。采访完了传销组织的家长们,我们再听听传销组织的大头头怎么说,如果说那些家长们,既是骗人者,又是受骗者的话,那么这些大头头可都是头脑清楚、彻头彻尾的骗子。这就是民众公司的总头目赖泽平,去年八月我们在珠海采访时,就听过传销人员对他的吹捧。 



    传销人员刘泽:赖泽平都上亿。 



    据有关部门查实,他们这个民众公司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仅在北海一处就骗钱1400万。 



    记者:那么在做这种非法经营的时候,想到没想到,这些是和法律抵触的,将来有可能受到法律的审判? 



    民众传销公司总经理赖泽平:没有想到。 



    记者:你觉得你们这么做,就是不会被查获是吗? 



    赖:也不是这样想。因为我做事情,我什么事情都往好处想,只要有一丝一线的希望,我就会往里面钻,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像赖泽平这样传销公司的组织者,永远是极少数。在采访中我们看到,被处理的传销人员经过有关部门的教育,多数人都能够认识到传销的违法和危害。他们参加传销后,深受其害的经历,对其他人是一个极好的教育。 



    传销人员张兵:传销是违法的,我不想再继续去骗朋友了。 



    原传销人员陈江华:我曾经打电话给江苏,我把他骗到桂林,江苏如东那个朋友。那天我打到他家里,他妈妈接了电话。她说你把我家儿子,已经弄得这么惨,你还想怎么样呢?当时我连说对不起的勇气都没有。我今天也想通过《焦点访谈》这个镜头,向那些曾经被我欺骗过,或者伤害过的那些人,向他们道歉,能乞求他们的宽容和原谅,而且我也想跟那些还在从事传销,或者还有这种梦想,还要踏进这个陷阱的人,想给他们讲,其实传销就像玻璃柜里的老鼠,前途看似光明,但道路永远没有。 



    主持人(敬一丹):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传销人员的亲身经历,看到了他们是如何被人骗,又如何去骗人的,听到了他们的悔恨,也听到了他们的自白。不难看出所谓的传销发大财,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个并不美丽的传说。对这种祸国殃民的传销组织,我们的政府岂能容许它这样肆意的存在下去。在今后的节目当中,我们还将看到最近政府有关部门是如何清理打击传销组织的。 

免责声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及时联系Email:fcxfcx315@163.com,我们将迅速处理。如您想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网址: http://www.fcxfcx.com/fcx/2019-04-03/1119.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0083105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cxfcx31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日,9:00-21:30,节假日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首页
QQ
电话
微信
搜索